2014年09月10日 登录论坛 注册

习近平:爱是教育的灵魂 没有爱就没有教育

来源: 华商网-华商报 时间:2014-09-10 09:56:42 编辑:程培虎 作者: 版权声明

← 点击大图左右可翻页 →

  74岁的张原生老人拿着56年前的毕业照,希望召集长安师范学校中师五八级乙班的同学 华商报记者 王警 摄  

   “叫您‘习大大’可以吗?”习近平:Yes

  向习近平提问的遵义文化小学老师刘轶接受华商报记者专访

  专访人物:

  刘轶,女,36岁,遵义文化小学语文老师。9月6日至9月16日在北京师范大学接受“国培计划”培训。

  专访背景:

  昨天上午,习近平来到北京师范大学看望一线教师,向全国广大教育工作者致以节日祝贺。习近平观摩北师大“国培”计划课堂教学,来自遵义的刘轶说:“总书记,我叫您‘习大大’可以吗?”习近平说:“YES。”

  我觉得习主席很有陕西人的特质

  华商报:听说你今天(9日)在北师大受到了习近平的接见,请讲一讲当时的情况。

  刘轶:当时我们正在上课,因为我们都是贵州基层一线的小学老师,北师大的老师让我们就西部地区教师在教学中遇到的实际问题进行讨论,把我们分成了几个小组。习主席就走进教室了,他和我们握手后就坐在一旁听我们的讨论。轮到我发言时,我站起来首先向习主席问好,问他可不可以叫他“习大大”。之后才说了我在教学上的困惑——孩子们都喜欢看电视和看动画,怎么样才能调动他们诵读国学经典和背诵古诗的兴趣。

  (昨日在北师大考察时,习近平说:“我很不赞成把古代经典诗词和散文从课本中去掉,‘去中国化’是很悲哀的。应该把这些经典嵌在学生脑子里,成为中华民族文化的基因。”)

  华商报:为什么想到问习近平能不能叫“习大大”这个问题呢?

  刘轶:我觉得习主席很朴实很低调,很有陕西人的特质。我很尊敬和喜欢他,我觉得“习大大”这个称呼很亲切很真诚,很多人都这么叫,我也想这么叫一下他,就想先征求一下他的意见,就是一个特别朴素的想法吧。

  华商报:你知道“大大”这个称呼的含义吗?贵州话里有这个词吗?

  刘轶:贵州话里没有,我想这就是对自己喜欢的男性长辈的尊称吧,所以我就这么叫了。

  华商报:你问了之后,习近平怎么回答的呢?

  刘轶:他歪着头,笑呵呵地说:“Yes。”我觉得他很亲切,很可爱。当时大家听他这么说,都笑了起来,很开心的。

  我觉得他是真的很关心老师的

  华商报:你之前就知道习近平会来吗?

  刘轶:其实前一天下午我们被告知今天(9日)可能会有首长来班里,我们都很期待。校方要我们提前做好准备——带好证件,要早点到。

  华商报:在课堂上,习近平有参与你们的讨论吗?

  刘轶:没有,他就坐在一旁听我们的讨论和我们与老师的交流,习主席是非常有礼貌的,他只是旁听,没有打断我们。不过课堂讨论结束后,我们请他讲话。

  华商报:你们有和习近平合影留念吗?

  刘轶:有的,当时课堂发言时,我们的一位老师说,她来到北师大,实现了大学梦、北京梦,但还有一个梦想,就是希望能和习主席合个影。习主席当时就说,“这个可以满足。”所以课后我们就一起走到教室外合影留念。当时我还问习主席,我们之后能不能拿到照片?他特意嘱托拍照的工作人员说,你们照片洗出来记得拿给老师们。这个细节让我特别感动,我觉得他心里是真的很关心我们这些老师的。

  华商报:今天的经历你有告诉家人吗?

  刘轶:之前通知我们可能会有首长来时,我没有跟家人说,因为要求保密嘛。今天真的见到习主席之后,我特别激动,就打电话跟我爱人炫耀说,你等着在电视上看我吧。因为有电视台的记者来摄像,所以我想可能会在电视上播吧,但我不是很确定。晚上我爱人发短信给我说,没想到你真的上电视了啊。(笑)

  华商报:你今年多大年纪?当小学老师多少年了?

  刘轶:今年我36岁了,已经当了18年的老师,这是我第一次来北京。

  华商报:上海小学一年级语文教材已将原有的8首古诗全部删除。作为语文老师,你怎么看?

  刘轶:我不太理解为什么上海会做这样的决定,拿我自己的经验来看,这些古诗词还是应该从孩子很小的时候就学习就感受。有些东西从小就去学去记,可能到老了这些东西还是朗朗上口、信手拈来的,所以我觉得这些民族的种子还是应该小的时候就播撒。 华商报记者刘苗

  >>格外想念

  一别就是半个世纪 老同学 想和你再聚聚

  华商报讯(记者毛蜜娜)当年一起读书时,还是一群小小少年;如今,年龄最小的同学也已过了古稀之年。昨日,74岁的张原生老人拿着一张56年前的毕业照找到华商报记者,希望召集原长安师范学校中师五八级乙班的同学,有生之年再相聚。他说,班里同学基本都是当老师的,在教师节来临之际就格外想念同学们。

  “这是我56年前的毕业照,我们长安师范学校中师五八级乙班的48个同学,拍了毕业照之后,再没有聚齐过。”张原生感慨地说,年轻的时候,总以为分开是暂时的,相聚很容易,没想到和有些同学,一别就是一生。

  “我是1955年9月上的长安师范学校,经过三年的学习,1958年毕业后大家各奔东西,分别去了蓝田、户县、临潼、咸阳的学校任教。我们班一共有48名同学,大家相处得很融洽,互帮互助,友谊真挚。”张原生回忆说,“毕业后,西安周边的同学还时常联系,后来大家都忙各自的事情,联络逐渐少了。最近一次聚会是1999年,给我们长安师范的老师庆祝80大寿,当年去了23个同学,算是这么多年来到场同学最多的一次。”随着岁月的流逝,张原生和同学们聚会的次数也越来越少,大范围的聚会也再没有组织过,“今年我已经74岁了,我在班级里年龄比较小,如今我们班年龄最大的已经78岁了。同学中除了我和另外一个没从教,其他的都是教师,让我们痛心的是,有两位同学先后病故在教师岗位上。今年,我和十位同学想再组织一次聚会,我们都渐渐老了,能聚的机会越来越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