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新闻 > 政企快线 > 陕西品牌 > 正文

深度:从750万到6.8亿 “中科创星”创新从“拆墙”开始

陕西品牌 华商网 2017-01-26 10:35:51
[摘要]在央视2016年度科技创新人物颁奖典礼上,中科院西光所“中科创星”科技产业化团队荣获年度科技创新团队奖。

 

\

  在央视2016年度科技创新人物颁奖典礼上,中科院西光所“中科创星”科技产业化团队荣获年度科技创新团队奖,与他们一起登台领奖的是“长征五号”新一代运载火箭首飞团队,执行“天宫二号”、“神舟十一号”载人飞行及研制任务团队。中科院西光所“中科创星”是央视《科技盛典》栏目自2013年开播以来,首支以科研模式创新获奖的团队,也是陕西省首支获此殊荣的团队。

  而在刚刚闭幕的陕西省两会上,省长胡和平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两次提到在全省推广“一院一所”模式,还特意提及“支持西安光机所建设先导技术研究院”。作为陕西科技界的一张名片,西安光机所成功的秘诀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能从陕西1000多所科研院所中脱颖而出,成为全国科技创新的楷模和典范?西安光机所的成功范式能否持续演进,能否被学习复制?

  近日,西安光机所对十年改革之路进行盘点总结,总结了改革中的各种创新突破,而在他们看来,西光所获得成功的关键是十年前开始的“拆除围墙”。正是因为“拆除了思想上的围墙”,西光所在2012年6月以750万元资金发起设立的西科控股,资产规模已达6.8亿。目前,西光所创新体系已经孵化了140多家高科技企业,带动5000多人就业,与企业共建10个产业相关工程中心,为西光所增添了大数据、智能制造、光子集成、OCT与生物光子学、特种激光等新学科方向。

  相关链接:西安光机所获央视“科技盛典”科技创新团队大奖

\


  以下为西安光机所盘点十年改革的总结文章《解放思想破藩篱 创新驱动再腾飞——回望西安光机所十年改革之路》:

  2016年,是西安光机所产学研改革创新的第十年。十年前,为了探索出一条有西光所特色的发展道路,所领导班子经过多番讨论,提出了在当时看来“破天荒”的一系列新的理念,开启了西光所体制机制、产学研改革创新之路,脚踏实地走到了今天。

  十年后,“西光所模式”在陕西全省复制推广,备受全国关注,得到了各级政府和科研院所的认可,各类新闻媒体争相采访报道,赢得了科技界、投资界、企业界的高度认同。2015年2月,习总书记视察西光所,高度肯定了西光所产学研创新工作的进展。他说“创新驱动发展,创新有很多种,但科技创新是根本。看了西光所后,我反复强调的创新驱动发展有了依据”。

  西安光机所14次登上央视荧幕,《新闻联播》7次专题报道西光所的创新改革工作,中央级媒体聚焦报道多达130余次,时任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现陕西省委书记娄勤俭、省长胡和平多次到西光所调研指导工作,省委省政府连续三年将“西光所模式”写入政府工作报告。科技部部长万钢在国务院新闻发布会、全国人大会议新闻中心记者会等多个场合为西光所科技创新改革工作点赞。

  中科院白春礼院长在参加《人民日报》两会访谈节目时,重点推介并高度肯定了西光所的产学研创新工作。西光所能够取得今天的成绩,本质上归功于理念思想的突破。在改革之初,西光所就旗帜鲜明地提出,理念超前是追赶超越的唯一办法。西光所的发展必须靠解放思想,没有任何其他出路。正是在这样的改革思路指导下,我们提出了“创新评价机制”、“拆除围墙、开放办所”、“参股不控股”、“择机退出”等一系列创新举措。而这些看似“破天荒”的观念和举措,恰恰是顺应了当今中国科技创新发展的趋势,也为西光所的改革创新工作奠定了坚实的思想基础。

  创新科研院所、科研人员评价机制

  传统的评价体系中,对科研院所的评判标准通常为“发表了多少篇论文、申请了多少项专利、拿到了多少个国家项目。”单纯过度依赖传统的评价体系,往往导致本末倒置,科研院所只关注论文、专利、项目数量,重科研、轻转化、轻产业,忽视了对国家经济的贡献。然而,现状是:大量的论文、专利以“模仿跟踪”为主,缺乏创新,更不用谈实际应用,科研与产业脱节、割裂。

  十年前,西光所深度思考,率先垂范、敢为人先,首先提出了必须改变科研价值观,实现产学研深度融合。我们认为,加快知识扩散的速度、缩短技术转移的周期、提高技术转移的质量是衡量国立研究机构对国家实质贡献的重要表现,是其可持续发展能力和核心价值的突出体现。让科技成果转化为社会财富和就业增值,是科研机构的基本社会职能。正如万钢部长在视察西光所时所说的,“转化和科研同等重要,成果转化本身也是一种研究”。

  2015年,中科院也将“面向国民经济主战场”列入新办院方针,这是党中央、国务院交付中科院的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也印证了科研院所在新时期必须要有新的评判标准。2015年发布的《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纲要》中也提出,要“完善突出创新导向的评价机制”,“根据不同创新活动的规律和特点,建立健全科学分类的创新评价制度体系。推进高校和科研院所分类评价,实施绩效评价,把技术转移和科研成果对经济社会的影响纳入评价指标,将评价结果作为财政科技经费支持的重要依据。”

  传统科研院所单一的评价标准也影响了科研模式和科研方法。科研人员的职称评定往往也与专利、论文数量挂钩,从事科技成果转化工作的科研人员无法适用现有的评价标准。因此我们提出,科研人员也应该有多样化的发展方向。有意愿从事科技成果产业化的人员和有责任从事科技成果产业化的研究所应该各取所需,各施所长,对投身不同方向的科研人员进行分类评价,以能力和贡献为导向建立科学评价指标,对做出突出贡献的人员都应该有所激励,充分调动和激发全体科研人员的积极性和创造性。

  2015年国务院出台的《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实施方案》中已经明确提出,要“实行科技人员分类评价,建立以能力和贡献为导向的评价和激励机制”、“对从事基础和前沿技术研究、应用研究、成果转化等不同活动的人员建立分类评价制度”。《促科法》中也提出“建立有利于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的绩效考核评价体系,将科技成果转化情况作为对相关单位及人员评价、科研资金支持的重要内容和依据之一,并对科技成果转化绩效突出的相关单位及人员加大科研资金支持”、“建立符合科技成果转化工作特点的职称评定、岗位管理和考核评价制度,完善收入分配激励约束机制。”

  拆除围墙、开放办所

  “拆除围墙、开放办所”是西光所改革突破的核心,是西光所创新模式的“根”和“魂”。传统的研究所往往孤芳自赏,自命清高,关起门来搞研究,两耳不闻窗外事。研究所和社会之间的冷酷围墙既阻碍了研究所了解最新市场需求的机会,也关闭了研究所应承担的科技资源向全社会开放共享的职能,阻碍了外部社会了解研究所的科技成果,导致研究成果和市场需求严重脱节。正如习总书记说的,“不能关起门来搞研发,一定要开放创新”、“关起门来搞建设不可能成功”。

  十年前全所大会上,赵卫所长大胆地、创新地提出,西光所不是属于800多名职工的研究所,而是属于国家的属于全体纳税人的。想“率先建设国际一流研究机构”,就必须“拆除围墙、开放办所”,打破内、外的双重围墙,开放国立研究平台,拆除内部围墙,营造“鼓励创新、宽容失败”的良好氛围,鼓励研究所的人“走出去”,鼓励研究所的科研成果“走出去”,让想干事、敢干事、会干事的人干成事;拆除外部围墙,鼓励更多有才能的人来到西光所,依托西光所平台发挥所长,有所作为,打破“引来女婿、气走儿子”的老想法,一视同仁,以贡献论英雄,充分发挥国立研究平台和科技资源在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中的积极作用,让传统研究所增添活力、再焕生机。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体制机制改革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若干意见》也对“开放办所”进行了印证,《意见》提出要“按照创新规律培养和吸引人才,按照市场规律让人才自由流动,实现人尽其才、才尽其用、用有所成”,要“建立健全科研人才双向流动机制,改进科研人员薪酬和岗位管理制度,破除人才流动的体制机制障碍,促进科研人员在事业单位和企业间合理流动。”同时,“允许高等学校和科研院所设立一定比例流动岗位,吸引有创新实践经验的企业家和企业科技人才兼职。试点将企业任职经历作为高等学校新聘工程类教师的必要条件。”

  “西光所的人”

  “西光所的人”该如何定义?以前,人们总认为写在花名册上的职工才是西光所的人,才能代表西光所。所领导班子在多次讨论后达成共识,“西光所的人”不应该是一个封闭的群体,不应该狭隘地局限于有名在册的职工。任何能以西光所为平台,为中科院、为国家做出贡献的人都是西光所的人,都能够代表西光所,都能利用西光所的国立开放平台创新创业,所产出的成果都是对国家的贡献。优秀的人才无论来自何方、工作多久,无论是什么背景,无论以怎样的形式在西光所的平台上做出贡献,我们都是敞开怀抱欢迎的。花名册上的员工如果工作懈怠,无所建树,也终将被淘汰。研究所只有打破“领地”意识,聚集国内外有才能的优秀人才,才能真正成为国家科技创新开放的平台和火车头,才能成为国际一流的研究所。

  国有资产“流失”论

  科研院所转化科技成果时,最容易让人束手束脚,不敢放开胆子的顾虑就是“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科技成果的形成往往需要巨大的研发经费投入,动则千万,在进行转化时,人们往往陷入“科技成果的价值必然高于前期国家投入,否则就是国有资产流失”的误区。

  科技成果的价值究竟应该如何评判?比如国家投入500万形成了一项科技成果,企业根据市场价值愿意以100万的价格收购这项成果,那么按100万转化看似导致了400万的“国有资产流失”,这是个误区和谬论,因为只有转化了才意味着有后续升值的可能,不转化不应用,这项成果实质价值就是“零”。

  我们认为,科技成果是无形资产,不同于设备、厂房这类的固定资产,不应该以前期投入作为价值依据,也不能单纯以评估报告为标准。科技成果的价值应该交由市场判断,通过市场行为决定价值高低。科技成果的价值实现只能以产品为载体,只有真正投入市场,转化为真实的经济效益,才能判断价值高低。如果没有实际投产,无论前期投入再高,科技成果的实质价值也是零。

  因此不应该在科技成果转化时就强制、教条地要求价格高于前期投入金额或评估报告的结果,否则就轻易扣上“国有资产流失”的帽子。科技成果不能够转化成经济效益,而是沉睡在研究所的档案柜里,沦为落灰的老古董,才是最大、最严重的国有资产流失!

  “国有”的定义也需要进一步明确,要摆脱狭隘的“只有国有单位和研究所受益才代表国家受益”的论调,国有资产的真正拥有者是国家、是全体纳税人,科技成果转化的核心使命是分享成果,分享创新,从而增进社会财富。只要科技成果在中国境内转化,转化的过程中为社会创造了价值,带来了就业、税收,带动了经济增长,就为国家做出了实实在在的贡献,就是实现了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

  《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实施方案》中提出要“建立技术创新市场导向机制”,《促科法》中提出,科研院所对持有的科技成果有自主转化权,可以通过协议定价、在技术交易市场挂牌交易、拍卖等方式确定价格,这几种方式都充分考虑了市场定价机制的重要作用,《实施<促科法>若干规定》中进一步明确,通过市场化的方式定价,“单位领导在履行勤勉尽责义务、没有牟取非法利益的前提下,免除其在科技成果定价中因科技成果转化后续价值变化产生的决策责任。”《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纲要》中也强调要“建立鼓励创新、宽容失败的容错纠错机制”。

  美国成为全球创新高地的重要原因就是通过《拜杜法案》改变了“谁出资、谁拥有”的政策,将专利权下放给科研机构,并推行“专利商品化”。在《拜杜法案》制定之前,由政府资助的科研项目产生的专利权,一直由政府拥有。复杂的审批程序导致政府资助项目的专利技术很少向私人部门转移。截至到1980年,联邦政府持有近2.8万项专利,但只有不到5%的专利技术被转移到工业界进行商业化。很多人认为,政府资助产生的发明被“束之高阁”的原因在于该发明的权利没有进行有效地配置:政府拥有权利,但没有动力和能力进行商业化;私人部门有动力和能力实施商业化,但没有权利。《拜杜法案》使私人部门享有联邦资助科研成果的专利权成为可能,从而产生了促进科研成果转化的强大动力。该法案的成功之处在于:通过合理的制度安排,为政府、科研机构、产业界三方合作,共同致力于政府资助研发成果的商业运用提供了有效的制度激励,由此加快了技术创新成果产业化的步伐,使得美国在全球竞争中能够继续维持其技术优势,促进了经济繁荣。

  让“贡献者”名利双收

  科技成果转化成功与否的核心在于“人”,正如李克强总理在一次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所说,改革要充分调动“人”的积极性。“我们过去管得太死了!大专院校和科研机构的科技人员一旦有了科技成果,奖金就要和所有职工一起分。表面看,这样似乎显示了公平,但实际上却抑制了科研人员的积极性,反而损伤了效率。

  ”科研人员的贡献没有得到充分肯定,主体利益得不到尊重,奖励不到位,导致科研人员“获得感”不足。因此我们提出,要尊重客观规律,空喊口号无法调动科研人员的积极性,必须实实在在地奖励、激励对科技成果转化做出贡献的人。不仅要奖励对完成成果做出贡献的科技人员,也要奖励对成果转化做出贡献的管理团队、运营团队,让贡献者得到应有的回报。

  李克强总理直截了当地提出,“科技人员应当是社会中高收入群体”,“在基础研究收入保障机制外,还要创新收益分配机制,让科技人员以自己的发明创造合理合法富起来,必须以利益分配为导向,充分调动科研单位和科研人员的积极性”,《促科法》中也明确规定,凡是对科技成果转化做出贡献的人都应该获得奖励,更将奖励标准提升到了不得低于50%。

  因此,提高科研人员收入,奖励对研究所科技成果转化有突出贡献的人员,不仅合情、合理、合法,更应该被大力提倡鼓励,要让贡献者“既有‘面子’、又有‘里子’,既有‘精神文明’、又有‘物质文明’,真正让有贡献的人堂堂正正、名利双收!”

  参股不控股

  “只参股不控股”是西光所始终坚持的企业孵化理念。总结历来经验,科研院所的优势在于强大的科研能力,在企业管理方面是“菜鸟”、外行,商业运营也不是科学家的特长,绝不能让企业文化变成研究所文化,让企业董事会变成研究所所务会,以行政命令对企业经营“指手画脚”,只会绑住企业的手脚,让企业寸步难行,这也是诸多“所办”、“校办”企业短命的原因。

  因此,作为国有股东,将高新技术转化为生产力、孵化高新技术企业是西光所必须履行的社会责任,专注于培育创新创业的生态土壤,让创新的种子在此生根发芽。充分发挥自身优势,“寓监管于服务”,帮企业实现规范治理,代替高高在上的监管审计,坚持“帮忙不添乱”、“到位不越位”,坚决不控股,“孵化企业但不办企业”,鼓励混合所有制,给予企业充分的自主性,坚持让创业团队持大股,给予创业团队最大的自主权。企业的管理发展和研究所完全不同,有其自身的规律。

  作为市场的主体,企业的发展必须顺应市场的要求,无论是日常管理、经营、生产,还是融资、上市,都有市场的“游戏规则”,只有让企业充分社会化运作,才能释放企业的最大活力。对于研究所而言,孵化硬科技企业是履行自身社会责任,完成“面向经济主战场”的历史使命,推动国民经济转型升级,转方式、调结构,推进转换新动能、新势力。研究所孵化企业不是为了单纯的财务回报,实现投资收益只能是目的之一,通过体制机制改革探索,实现产学研深度融合,引进更多高端人才,带动学科新兴发展,真正让科技服务于社会、服务于人民,才是我们开放办所的最终目标。

  择机退出

  西光所在企业孵化上另一个鲜明的特点是“择机退出”,不在意一城一池的得失。我们深知研究所的使命是持续将科技成果转化为产品、转化为硬科技企业、转化为经济效益,要永远“保持饥饿”,保持积极探索的热情,西光所不会“靠在一棵大树下做懒汉”,而是要成为创新的源泉、创新的发动机。只有持续孵化企业,培育产业集群,才能保证研究所有长久发展的活力、动力和能力。比起在几家企业“抽血”,我们更应该打造持续循环的“供血”系统,形成“产业反哺科研,科研助力产业”的循环生态。

  十年来,西光所的产学研改革创新工作已经探索出了一条独具特色的道路,形成了“研究所+孵化器+天使基金+创业培训”的创新生态体系,打通了科技成果转化的各个环节。

  2012年6月,西光所以750万现金出资发起设立西科控股,作为西光所全资的资产管理公司,代表西光所行使经营性资产管理的职能。发展至今,西科控股的资产规模已达6.8亿多,正在努力成为西光所科技创业雨林生态的航母。

  2013年1月,为了填补科技成果转化“第一公里”的资金空档,西科控股代表西安光机所与社会资本共同发起成立西北地区第一家专注于科技成果产业化的天使基金——西科天使基金,为科技创业领军人才创办企业提供第一笔资金支持,有效解决硬科技成果产业化的“钱袋子”问题。西科天使一期规模1.3亿元,截至目前已完成全部投资,已投项目51个,其中18个项目浮盈已达1.4亿元,剩余33个项目收益全部为净收益;西科天使叁期基金规模5亿元,出资人包括国科控股在内等多家中科院系企业,截至目前已投资项目44个,累计投资金额超2.3亿元。

  2013年9月,为了解决孵化企业后培育企业的问题,解决科研人员在创新创业过程中遇到的诸多难题,西科控股发起设立了国内第一家专注于“硬科技”领域的国家级科技孵化器——中科创星,专注于硬科技领域企业孵化,搭建了“一站式”全方位服务模式,为在孵企业提供战略规划、市场对接、技术支撑、设备共享、财务法务、人才招聘、科技项目申报、品牌宣传推广、知识产权管理与培训、投融资对接等全方位的孵化服务,打通资本、研发、技术、市场、渠道等环节,为中小型科技企业快速发展提供可靠支撑。2015年3月,中科创星成功引进社会投资人,为中科创星提供了雄厚的资金支持。同时,中科创星打造了国内首个专注于硬科技创业的培训服务体系并向全社会的科技创业者开放,已形成“硬科技创业营+硬科技创业公开课+硬科技创业大讲堂+硬科技创业沙龙”为主的全体系科技创业培训教育模式,已举办创业培训活动100余场,累计培训13000余人次。

  2015年10月,西安光机所链接地方政府、高校、企业等机构,通过统筹优势资源,共同发起成立陕西光电子集成电路先导技术研究院(以下简称“先导院”),搭建了国内首家“政-产-学-研-资-用-孵”相结合的专业化众创空间,“筑巢引凤”,整合地方分散的光电子集成优势技术和产业资源,引进一批国际领军人才,孵化培育一批参与国际竞争的光电子集成芯片领域硬科技企业,打造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光电子集成产业高地。该空间现已引进海内外高端人才团队16个、储备项目30多个,组件高端导师团队80多人,先后研发出光电集成芯片、高功率激光器芯片、光通信激光器芯片、超低相位噪声晶振、SDI高清视频传输芯片等多项具有国际先进技术水平的产品,初步形成了以光电子集成及下一代芯片为核心的光子信息产业集群。

  担起社会责任,释放科技能量

  2016年7月,为了承担起社会责任,主动向全社会开放科技资源,西光所与万科合作创办的青年科技创客专业化众创空间正式开业。该空间位于边家村——西安高校和科研院所核心地带,是西北地区首个面向青年科技创业者的众创社区,致力于为创客及早期创业者打造专业、高效、一站式贴心服务的新型众创平台,空间占地面积15000平米,涵盖开放办公工位、独立办公场地、公共实验室、硬科技体验馆、Fablab微观装配实验室、公共会议室/培训教室、路演厅等办公配套及幸福食堂、众创咖啡、青年公寓、书吧/影音区、健身中心、立体车库等生活配套,已先后入驻孵化团队和企业40余个,带动大学生就业200余人。

  2016年6月,中科创星在北京设立了专业化众创空间,通过在中国科教中心布局,致力将西光所创新创业工作推向全国。北京中科创星位于中关村智造大街,地处中关村科技核心区,总面积1500平米,拥有丰富的京区中科院和著名高校的科技资源,同步全球最新科技步伐,充分发挥首都科技中心的地域优势。

  截至目前,西光所创新体系已经孵化了140多家高科技企业,带动5000多人就业,与企业共建10个产业相关工程中心,为西光所增添了大数据、智能制造、光子集成、OCT与生物光子学、特种激光等新学科方向。西光所被科技部认定为“光电子国家专业化众创空间”,在全国仅17家,陕西省内更是唯一一家。中科创星成立仅1年就破例获得了“国家级科技孵化器”的称号。西科天使基金在天使投资和硬科技领域投资名列全国前列,带动了整个陕西省的天使投资活动。西光所首创的“硬科技”理念实现了思想输出,不仅得到了业内人士的认同,更在“十二五”科技创新成就展上被李克强总理所称道。总理生动地总结到,“硬科技就是比高科技还要高的技术,这个说法很有趣”。

  在今年的“科技三会”上,习近平总书记高瞻远瞩地提出,科技的春天已经到来,创新的号角已经吹响。十年前,所领导班子顶住各方压力推行产学研改革创新,奠定了西光所如今在中国创新创业中的地位和基础。回看当下,“中国的经济发展正处在转方式、调结构的紧要关口,既是爬坡过坎的攻坚期,也是大有作为的窗口期”,“如果在政策上左顾右盼,在工作上浅尝辄止,就会贻误时机。”西光所的改革创新已经进入了深水区,绝不“昙花一现”,绝不“止步自满”,绝不“贻误时机”,唯一的途径就是继续解放思想,突破重围,横下一条心,承继当年敢为人先、敢于担当的勇气,拿出啃骨头、闯险滩的劲头,一鼓作气,继续引领全国科研院所改革的潮流,焕发西光所改革创新的新活力,将“西光所模式”这杆旗帜在祖国的大地上扎得更深!

编辑:秦一乔

相关热词搜索: 科技盛典 央视 西安光机所 天宫二号 科技创新

上一篇:“中科创星”获央视“科技盛典”科技创新团队大奖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