灞桥区“城改第一村”的尴尬 10年了安置房还是遥遥无期

西安晚报 @ 2018-04-20 15:50:39

  周围高楼林立,草北村城改项目至今仍是一片荒地。 记者 王海鹏摄

  “10年过去了,如今孩子们都要结婚了,我们还是没有新房。”灞桥区草北村村民高丽君原本指望村里拆迁安置的新房给两个儿子办婚事,但因为该项目后续建设长期搁置,原本可以分到的安置房变得遥遥无期。不但孩子们没有婚房,村民们的养老、医疗等问题也被搁置。

  面积100亩的空地已被搁置10年

  4月18日,记者来到草北社区(草北村已更名),小区南边3栋回迁安置楼已经投入使用,北边则是一片空地,这片空地至少有六七个足球场那么大。村民说这片空地已经被搁置了10年,面积有100亩。

  2008年11月,经市城改办批复,草北村成为灞桥区第一个实施城中村改造的村子。当年12月,在十里铺街办的见证下,草北村与陕西福德森投资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德森)签订了城改项目合作开发协议,双方约定建设周期3年。如今10年过去了,村民虽然按时回迁了,但安置问题却一直没有得到彻底解决。

  “2011年我按时回迁,当时村上答应剩下的房子会在第二年分给我们,可这么多年过去了,剩下的安置房连个影子都没有。”草北社区居民苏静告诉记者,按照当初签订的安置协议,他们家八口人本应该分到4套房子,最后却只分到了一套房。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原本安置村民的是5栋楼,最后只建了3栋,而且这3栋也差点建不起来。”苏静说,开工建设1年后,福德森就突然停止了施工,后来他们从村委会了解到,福德森因内部股东之间的矛盾停止了施工。其间,村上也多次约谈福德森要求恢复施工,但一直未果。在眼看安置楼要变烂尾楼的情况,草北村两委会联合全体村民互相担保,向银行借款3000多万元,如期完成了3栋安置楼的建设。

  由于安置房没有按照约定套数建设,草北村还要保证每家都能按时回迁,并且有房住,最后的分配结果就是部分村民未能如约完成安置,其中就包括苏静、高丽君等60户村民。

  社区主任多次反映 问题仍未解决

  如今,草北社区周围早已是高楼林立,这个原本是灞桥区第一个实施城中村改造的村子面临尴尬。“土地闲置,村民收益减少,医疗、养老等社保问题无法解决。”草北社区主任苏建利告诉记者,由于福德森未能如期履约,他们曾多次向十里铺街办、灞桥区政府、浐灞生态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反映过这个问题。

  2017年9月,浐灞生态区城中村改造办公室曾发出通知,要求福德森在9月30日前解决与合作方经济纠纷等问题,确定项目建设后续推进计划,“若到期仍无进展,我办将联合灞桥区政府相关部门,按照市政府有关文件精神,对你公司采取进一步措施。”

  在今年1月,草北社区向灞桥区十里铺街办请示,要求变更草北村城中村改造项目投资主体。十里铺街办批复:原则上同意你社区启动城中村改造项目变更投资主体事宜,尽快办理原草北村村民新征地农民养老保险,保证社区居民各项利益尽快落实。

  然而现实的问题却是双方因清退资金问题达不成协议,随着西安楼市的利好,草北村清退福德森的资金从最初的1.9亿元谈到了3.4亿元,虽然已经超过了村民们能答应的最后底线,但还是谈不妥。

  记者了解到,2015年,西安市曾出台加强和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的若干意见,其中针对一些因资金短缺等原因长期不能启动和开工建设的项目,要充分发挥政府主导作用,结合各区(县)、开发区和项目实际,由各区(县)、开发区依法组织实施项目部分或项目整体清盘,并制定具体实施方案,在完成资产清理、经济核算等工作后,应重新确定实施主体,加快项目实施工作。“现在政府部门都在提倡行政效能革命,草北村城中村改造项目就是一块试金石,考验着政府相关职能部门。”苏静说。

记者王海鹏 实习生李琳

灞桥区“城改第一村”的尴尬 10年了安置房还是遥遥无期

西安新闻

灞桥区“城改第一村”的尴尬 10年了安置房还是遥遥无期

西安新闻

长安区一新安置房小区窗台渗水屋顶裂缝 开发商:安排检查

西安新闻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