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新闻 > 陕西 > 西安新闻 > 正文

世界杯引发足彩井喷互联网购彩被叫停 地下投注暗流涌动

西安新闻 华商网-华商报 作者:李程 黄涛 2018-06-25 06:57:21
[摘要]俄罗斯世界杯足球赛激战正酣。本届世界杯由于和我国的时差相对不大,吸引了更多的人成为球迷。不少人为了看球刺激,或多或少都买一些彩票。

\

俄罗斯世界杯足球赛激战正酣。本届世界杯由于和我国的时差相对不大,吸引了更多的人成为球迷。不少人为了看球刺激,或多或少都买一些彩票。也让全省的体育彩票投注站火了起来。看比赛、买足彩成为不少球迷近期的大事。不过在网售渠道被叫停之后,隐秘的地下投注却仍然屡屡现身。

球迷竞猜热情高涨

冷门面前大神也失手

本届世界杯,国足继续缺席,但并不妨碍球迷的参与热情:除了看比赛,竞猜下注也成为谈资之一。据说,“今天你买谁胜”的搭讪已超过了“今天谁赢了?”

“胜败兵家常事,日子还得继续,大神光环褪去,平常心态娱乐。”王鸿飞看球二十多年,闲暇也关注各类博彩信息。每到世界杯这样的大赛,他就成了身边朋友买彩竞猜的“大神”。今年头几场他的“战绩”不错,甚至德国、巴西那两场冷门也猜了个准。可到了小组赛第二轮,王鸿飞却接连失算,在朋友圈发文字自嘲。

今年世界杯开赛以来爆出多场冷门,让不少人大跌眼镜。“天台已经快站不下了!”网上出现的类似段子,也表现出购买胜负手的球迷失望和娱乐情绪的混杂。

家住西安市高新区的张晖就频频在朋友圈称要“上天台”。“我买了阿根廷胜冰岛、巴西胜瑞士、德国胜墨西哥,结果一场没赢。”他表示,足球比赛瞬息万变,虽然对阵双方的实力可以分析,可冷门面前谁都有失手的时候,“我每场下注不多,主要是以娱乐为主。”

褚先生是位资深彩民。除了足球彩票,他也买传统概率型彩票。他认为,足彩是属于球迷的游戏:“如果平时不关注足球,对比赛双方都不了解,可能投注都无从下手。”

足彩丰富了世界杯期间看球的乐趣,也带火了彩票站生意。上周四,西安咸宁路附近一处体彩投注站的负责人告诉华商报记者,最近不仅销售额翻番,店里还增加了很多新面孔,“以前也有不少人竞猜联赛,但关注世界杯的更多,现在一天的营业额比平时几天都多。”

世界杯竞彩销量连续三日创新高

“好久没见的熟客也来买彩票了”

毫无疑问,世界杯带火了足彩销售,那么这块蛋糕究竟有多大呢?据国家体彩中心统计,世界杯开赛第一周(6月11日至6月17日),竞彩足球的总销量超过73亿元。其中世界杯场次的销量超过65亿元,占当周竞彩全部销量的88%以上。

华商报记者发现,世界杯比赛开始后,第1个比赛日(6月14日)仅有一场揭幕战,当日销量为5.03亿元。第二个比赛日(6月15日)的日销量达16.76亿元,创下了竞彩玩法日销量新高。然而,这仅是一个开始。在接下来的6月16日、17日,竞彩日销量达20.78亿元和,23.18亿元,接连刷新了日销量记录。

在6月14日-6月17日,世界杯小组赛战罢10场,这4天的总销量达到65.75亿元,平均一场比赛卖出6.575亿元。 在世界杯激烈比赛进程中,球迷看球热情高,人们购买彩票的热情更高。

每到世界杯年,体彩尤其是足彩都会出现热销。2010年南非世界杯期间,竞彩累计销售27.57亿元;在2014年巴西世界杯期间,竞彩累计销售195.16亿元。并且,四年前体彩还未暂停网络售彩,195亿是线上和线下总销量。也就是说,今年竞彩单周的销量,就已经比上届世界杯总销量的三分之一还要多。

陕西省体彩中心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华商报记者,随着世界杯举办,足球彩票比较受欢迎,销售稳步增长。刘先生的彩票店在西安电子城附近,算是西安最早一批开体彩店的。在不少朋友陆续转行的情况下,他依旧还在坚持。刘先生介绍,网络彩票流行起来以后,很多年轻人都不愿来店里买彩票了。丢失掉这部分客源,也对营业额有一定影响。“网络彩票对实体店肯定有冲击,但生意好坏也和自身有关。”刘先生表示,他的门面是自己的,这一块就省了一大笔开支。因为位置不错,周边买彩票的人比较多,现在刘先生的店里每月销售额还算稳定,“最近碰上了世界杯,好久没见的熟客也来买彩票了。”

有电商平台仍有代买足彩业务

社交平台购彩也活跃

与传统纸质彩票不同,互联网彩票因成本较低而且突破地域限制,曾以裂变式的传播攒下大批消费者。据了解,从2005年兴起到2015年被叫停,短短十余年时间里,国内互联网彩票的年销售额从1亿元猛增至850亿元。

三年前,财政部、民政部、国家体育总局、公安部等部委就联合下发通知,要求各地自查自纠,彻底清理整治违规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等问题。即便如此,还是有不少互联网彩票APP和竞彩链接出现。在今年世界杯开始前有网站推出足彩专题,向彩民推荐买球的APP。在一些社交软件上也有链接直达互联网彩票应用。

不过风云突变。从6月20日开始,有彩民发现,不少互联网应用已无法购买彩票。百度搜索页面也显示:应主管部门要求,当前各彩票网站均暂停售彩。

网售彩票被再次叫停之后,在互联网上仍有渠道可下单。在淘宝上,就有店家兜售代买足彩业务。华商报记者在一家名为“XXXX体彩店”的店铺里发现,该店销售竞彩、大乐透等多种彩票,显示为“竞彩、足彩”的宝贝月销近3000笔。该店客服告诉记者,世界杯足彩会在实体店铺出票,再拍照上传照片给买家。如果中了小奖直接转账;如果中了大奖可以自取彩票,也可以陪同一起兑奖,彩票有效期60个工作日。值得注意的是,这家网店虽然晒出一张“中国体育彩票代销网点”的牌照照片,但无法看出彩票店实际位置。

此外,社交平台上购彩也比较活跃。6月23日,华商报记者以“足彩”、“彩票”为关键词,搜索出上千个QQ群。记者加入了一个近2000人的足彩群,立刻收到了一条须知:本群不交流不下单,如需交流下单请速加新群,并提供了一个APP下载网址。而这下载网址,可以链接到一个名为“点XX彩票”的手机应用安装页面,页面上宣称:世界杯你尽管买,不中奖算我输,满100不中即返100。据群里一些下过注的网友介绍,使用该应用购彩,充值后若想提现,需要收取一定手续费。

地下投注卷土重来

社交群暗藏境外博彩链接

在这场荷尔蒙爆发的足球狂欢中,网络竞彩平台正是看中背后的巨大市场才“铤而走险”。庞大而隐秘的地下博彩也在世界杯时间重新活跃起来。西安市民刘敬向华商报记者反映,最近几天他收到了十多条有关博彩、赌球的宣传短信。这些短信基本都是用邮箱发送,内容大多突出“注册送XX元”、“猜中得100万元大奖”等诱人点击。

除了难以甄别的彩票代买业务,还有一些足彩QQ群内也提供境外博彩网站链接,甚至提供博彩代理。华商报记者通过一个足彩群给的链接,登陆了一家名为“XX国际”的网站。该网站的简介称,他们在菲律宾领取执照,支持VISA、MasterCard等国际信用卡支付。值得注意的是,这家网站还提供博彩代理,推广更多人到该平台上来博彩赌球。在一周时间里有效投注达到1000元以上就算作活跃会员。每周一,代理专员会清算上周的代理佣金,根据新增有效会员的投注额,代理者可以获得不同比例的佣金提成。

有知情者向华商报记者透露,对于境外博彩集团来说,人口众多、尚未全面开放博彩业的中国内地无疑是一座“金矿”,迅速发展的互联网则是滋生行业向地下发展的土壤。其实,不少地下博彩群的群主就是“小庄”,他们另一个身份是境外博彩网站或非法赌博网站的代理人,网站注册地址往往在东南亚、欧美等地区,租用当地的服务器搭建而成。

华商报记者了解到,地下博彩系统的结构大致为:庄家-各级代理商-散户赌客。因为赌球在国内属于违法行为,大多博彩网站的大庄家都在境外。“国内下注的一般都是登陆博彩网站或通过‘小庄’,‘小庄’以抽佣或返点来获利,并推广给更多人参与。”上述知情者表示,层层发展下线的过程,其实和传销也有相似之处。

虚拟币、区块链也趁机蹭热点

体彩中心称任何APP售卖彩票都违规

除了彩票,一些不卖彩票、只做虚拟币的区块链也在趁机蹭世界杯的热点。

华商报记者查询发现,近期多种数字货币相关概念币相继上场,或宣称竞猜,或宣称体育概念,有的还宣称跟球星合作,试图吸引关注。比如,维基链宣称,是首个区块链竞猜应用专注游戏&竞猜的公链。有足球竞猜、篮球竞猜、事件竞猜等等,如果参与竞猜需要下载客户端,打开以后眼花缭乱。

不过,从多个世界杯概念的币种,如DPY、WICC、Vsport等项目来看,在经历了世界杯前期的狂热之后,市场已经逐渐归于冷静。不管其如何花样百出,重点还是离不开球星、竞猜、数据。

针对网售渠道代买足彩的现象,此前中国体彩中心明确回应:从未授权任何一家网站或机构通过互联网售卖彩票,任何APP售卖彩票属于违规行为,建议用户不要轻信,同时应将平台行为反映给当地工商和公安部门。

华商报记者查询发现,6月16日,中国竞彩网发布了关于未开展互联网销售彩票业务的声明称,近期接到用户反馈,反映收到在线购买彩票的宣传,现特此声明,中国体育彩票目前未开展互联网销售彩票业务。如您接到网上购买彩票的宣传,请不要相信;购买彩票,请您到体彩实体网点,查询网点位置,请登录竞彩网关注“竞彩店”栏目。

赌球就是给庄家送钱

看看黑庄怎么赚钱

“竞猜”和“赌博”是有区别的,常说的赌球一般是指“地下赌球”。像体彩的足彩是国家允许的,而真正的“地下赌球”因为赔率比正规彩票的高很多,因此吸引赌徒跳进这个漩涡。

据业内人士介绍,操持赌球的公司,通过盘口、水位将比赛呈现在下注者面前,基本上通过吃“水”盈利,偶尔也会通过操纵比赛进行盈利。游戏的最底层是下注者,他们用血肉之躯供养着金字塔的中上层。

庄家怎么赚钱?坐地抽水,积少成多是赌球庄家们的首选法则。他们制定规则,以赚手续费为主,只要两边的下注是大致平衡的,庄家就成功了。

一旦踏入赌局,就会陷入“赢了还想赢、输了想翻本”的死循环,而最后的赢家,只能是游戏制定者。一个人再聪明,也永远都不可能是拥有“超强资讯能力、庞大的精算师和数学家团队”的赌博集团的对手。认清赌博的本质,跳出赌球的深渊,才是聪明人。

赔率高花样多使地下博彩屡禁不止

应当扩大足彩的种类和范围

世界杯火了正规足彩,地下博彩业务也再次沉渣泛滥。分析人士认为,地下博彩、非法赌球屡禁不止的根本原因是其存在的土壤难以被根除。

国际上不同国家对博彩的法律界定不同,比如在美国线上博彩不合法。但在英国,世界上很多著名的博彩公司都是在这里生长,英超球队几乎都有自己的合作博彩机构。一般来说,球衣的胸前广告无疑是最传统的赞助方式。可是,有咨询机构统计,欧洲50大豪门俱乐部中,博彩公司已成为球衣广告领域的主导者,占据了其中的10家。

华商报记者了解到,包括中国在内的不少亚洲国家对博彩业有严格管控。为了迎合消费者的娱乐需求,我国已推出了多种合法足彩,却依然遏制不住地下博彩的猖獗。北京大学中国公益彩票事业研究所统计,2006年时我国每年因赌博而流到境外的资金已经超过6000亿元,但直到2017年,全国体育彩票的销售总额仅2097亿元。

有参与过地下博彩者表示,高额的赔率、诱人的回报和花样繁多的玩法是吸引他们的主要原因,甚至有些网站还会给参与者“借钱”,这都是正规体彩、足彩难以实现的。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财经评论人士严跃进说,在引导博彩行业的发展问题上,疏堵结合可能是一个方向。因为一方面好赌乃一些人的秉性,靠外在力量约束未必有效;二是社会控制力量毕竟有限,也没有那么多资源来彻底堵住这个问题。所以,在完善立法、依法打击犯罪的同时,还应当扩大彩票的种类和范围,疏导博彩活动的资金流向,让博彩行业更加透明、安全和富有效率,让体育和竞猜合理有序进行。

“非法博彩的泛滥,甚至会滋长刑事案件发生。”陕西省永嘉信律师事务所姬英凡律师指出,对参赌者个人而言,沉迷于此既浪费钱财,也丧品行,由此造成的非法资金流出也对经济发展产生不利影响,破坏金融稳定,还可能使监管、税收和潜在投资受损。

有市场人士提出,我国博彩业并不存在合法化问题。早在1987年国务院允许民政部门发行福利彩票以来,博彩业事实上已经趋于合法和规范化了。只不过,在一个日益开放的环境里,类似博彩等行业,完全堵恐怕是堵不住的,疏堵结合才是方向。 华商报记者 李程 黄涛

编辑:王玮玮

相关热词搜索: 世界杯 足彩 地下投注

上一篇:闷热桑拿天持续!陕西未来3天多地有小到中雨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