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新闻 > 九州 > 社会新闻 > 正文

美国纪念登月50周年 副总统彭斯:计划5年内让宇航员重返月球

社会新闻 华商网-华商报 2019-07-22 07:31:42
[摘要]美国副总统彭斯和“阿波罗11号”宇航员奥尔德林当天参观了佛罗里达州肯尼迪航天中心当年使用的39A发射架所在地。

\

\

\

  “这是个人的一小步,却是人类的一大步。”美国东部时间20日22时56分,尼尔·阿姆斯特朗的声音再次在各地回响,这正是他作为踏上月球的第一人说出这句名言50周年。

  1969年7月20日,“阿波罗11号”登月任务成功。飞船上的三名宇航员中,尼尔·阿姆斯特朗和巴兹·奥尔德林乘登月舱着陆,先后踏上月球,迈克尔柯林斯驾驶指令舱在月球上空飞行。

  50年后的这一天,与当年登月时间节点同步,美国航天局在多个平台播送了登月视频。网友安娜·卡谢尔说:“当年我只有6岁,却恍如昨日。当时我坐在黑白电视机前观看,还记得哥哥喊‘他们做到了!’”

  美国副总统彭斯和“阿波罗11号”宇航员奥尔德林当天参观了佛罗里达州肯尼迪航天中心当年使用的39A发射架所在地。彭斯说,美国已经完成建造“猎户座”飞船,目标是2024年前让宇航员重返月球,并在未来让人类首次登陆火星。

  当晚,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方尖碑上被投射了“土星五号”火箭影像,两侧显示屏还上演了名为“阿波罗50年:前进月球”的灯光秀。上万名来自各地的群众涌向纪念碑广场,在酷暑中观看并拍照留念。在火箭发射、登月舱落月、阿姆斯特朗在月表踏上第一个脚印等时刻,人群中多次响起掌声和欢呼声。

  美国多地举办了各种纪念活动。休斯敦太空中心(博物馆)20日举行“阿波罗11号”飞船登月50周年纪念活动,来自世界各地的过万游客参加。来自得克萨斯州的罗伊告诉记者,当年,他看到登月的新闻后,激动万分,之后他从事了航天工程设计的工作。“一晃半个世纪过去了”,他说,今天带着7岁的孙子来,听科学家讲述当年的故事,希望这是一个崭新的开始。执行过四次航天飞行任务的宇航员布莱恩·达菲在演讲时说,“我们是‘月球一代’”。他对在场的小观众说,“你们是‘火星一代’,希望你们也能实现自己的梦想。”

  在阿姆斯特朗的故乡俄亥俄州沃帕科内塔,20日举办了“跑向月球”长跑比赛,近2000人参赛。阿姆斯特朗穿过的宇航服经过修复,从16日起就在华盛顿的史密森尼航空航天博物馆展出。

  50年前的一些科研资料也被“翻新”面世。亚利桑那大学团队对1969年从登月舱窗口拍摄的月球表面影像进行了高清修复,美国航天局约翰逊航天中心将历次阿波罗任务中获得的月表影像“缝制”成一幅全景图。 据新华社、中新社

  >>人类登月的历史与现实

  “阿波罗11号”登月任务如何成功

  二战之后,人类进入太空时代。

  1957年10月,苏联成功发射了世界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紧接着,第一颗生物卫星、第一颗探月卫星、第一艘宇宙飞船……苏联的航天成就令全球瞩目,也让美国政府坐不住了。

  面对国民对苏联的羡慕和对本国的失落,美国政府决定,十年登月,超越对手。当年的美国,集中了全球的财富和人才,科研、工业体系历经二战和冷战初期的融合与淬火,说到,做到。250亿美元的总投资,数万家企业、数百家高校和研究机构,美国向全世界展示了超级大国的动员潜力。在这期间,发展了月球硬着陆、软着陆和绕月飞行打底,并于1969年最终实现了人类登上月球的夙愿。

  据说,1970年,空间探索投入在当年美国政府预算中占比高达1.6%、相当于国民生产总值的约千分之三。

  尽管阿波罗计划花费不菲,但它也极大地拔高了美国的尖端科技产业,材料、冶金、机械、化工、电子信息、生命保障……从电脑到纸尿裤,各大科研机构干完了阿波罗的活,转身就把手中的技术转向商用、民用,将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引领权牢牢钉在美国,奠定了今天信息社会的基础。

  中、俄、印度等国正实施登月计划

  在登月的道路上,不仅有踏上重返之路的美国,还有中国,以及俄罗斯、印度等国家。

  嫦娥探月工程2004年开始启动,如今中国的月球探测计划也已经进入第16个年头。2019年1月3日10时26分,嫦娥四号探测器自主着陆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内的冯卡门撞击坑内,实现人类探测器首次月背软着陆。2019年年底,我国计划实施嫦娥五号任务,这也是我国探月工程“绕、落、回”三步走战略的最后一步。随着届时嫦娥五号从月球采样返回,明年发射第一个火星探测器等标志性工程的实施,我国将跻身于世界航天强国行列。未来十年左右,月球南极将出现由中国主导、多国参与的月球科研站。

  俄罗斯计划于2029年完成环月飞行,并在2030年之后在月球上部署用于宇航员生活和工作的模块舱。

  印度2008年首次发射月球探测器“月船1”号,作绕月飞行的同时释放一个探测器,在月球南极附近“硬着陆”。而原定2018年3月发射“月船2”号,由于修改设计等原因4次推迟发射时间。据最新消息,“月船2号”月球探测器定于7月22日重新发射。

  编译

  登月英雄阿姆斯特朗

  后半生不堪压力避世隐居

  儿子不想被与父亲比较,拒当宇航员

  作为登月第一人,美国宇航员尼尔·阿姆斯特朗回到地球后受到英雄般的欢迎,但他却选择远离镁光灯,过上了隐居的生活。2012年8月25日,82岁的阿姆斯特朗病逝。

  时至今日,阿姆斯特朗仍然是地球上最著名的人之一。他的后半生是如何度过的?7月20日,英国BBC采访了阿姆斯特朗的两个儿子。

  >>为何登月第一人是他?

  并非刻意安排

  原本计划让奥尔德林先登月

  1969年7月16日,“土星五号”火箭成功发射,其搭载的阿波罗11号飞船在20日晚间20点17分降落月球。当时,指令长阿姆斯特朗与登月舱驾驶员奥尔德林,驾驶着他们的“鹰”号登月舱,到达了一片布满碎石的平原。当时,来自世界各地的数亿观众紧盯电视屏幕,见证了一个历史的时刻。

  7月20日22时56分,穿着白色太空服、戴着头盔的阿姆斯特朗出现在登月舱的舷梯上。踏上月球表面的时候,他说道,“这是个人的一小步,人类的一大步。”很快,奥尔德林也踏上了月球,成为第二位登陆月球的人。

  为什么登月第一人是阿姆斯特朗而非他的搭档奥尔德林?阿姆斯特朗曾澄清说,率先登陆月球并不是他个人的意思,这都是是美国宇航局(NASA)的指定任务,并非刻意安排。

  据《商业内幕》披露,很多人以为,阿姆斯特朗之所以能成为第一个登上月球的人,主要原因是因为他在3名航天员中最资深,级别也较高。不过,其搭档奥尔德林透露,其实,在一般太空任务中,都会由较资浅的成员执行舱外任务,而经验丰富的指挥官通常会留守在舱内。而NASA出面解释称,NASA最初原本的确计划要让奥尔德林先登月,但由于登月舱的舱门设计在奥尔德林座位的相反方向,他必须背着装备、笨拙地爬过另一位航天员的身体才能先登月,于是决定让阿姆斯特朗先登月。

  不过,从月球回来后,跟阿姆斯特朗避世隐居的生活不同,奥尔德林很是活跃,从电台访问到拍名牌包广告都有他的身影,甚至还参演了多部电影。

  >>为何要避世隐居?

  英雄生活让他备感压力

  努力过一种普通人的生活

  从月球返回后,时年39岁的阿姆斯特朗受到英雄般的欢迎,然而他没有欣然拥抱光环。在参加了登月后的游行以及为阿波罗11号的三名宇航员举行的世界巡游后,他渐渐退出了公众视线。

  阿姆斯特朗的长子埃里克告诉BBC,其实,父亲阿姆斯特朗在努力过一种普通人的生活。起初,立了大功的他担任NASA航天项目的副局长,但他对这种华盛顿的办公室生活感到厌倦。1971年,他回到了家乡,在俄亥俄州的辛辛那提大学的航空工程学当教授,他还曾在几家企业担任董事。后来,他甚至还在一个偏僻的乡下买了一个杂草丛生的农庄,开始了隐居生活。

  埃里克说:“登月第一人的名号确实让父亲有些困扰,英雄生活让他备感压力。当时,种种摆脱不了的名誉和光环让他不堪承受,索求签名再哄抬价格之类的事情时有发生。他认为成名对自己是个负担,渐渐无法应付。父亲不喜欢接受采访,却给了谣言发展的空间。每一回遇上登月10周年纪念时,关于1969年的流言蜚语又会再次窜起。”

  >>后半生如何度过?

  婚姻成为成功的最大代价

  再婚后隐居乡下低调度日

  阿姆斯特朗与妻子珍妮特1956年1月结婚,婚后育有埃里克和马克两个儿子,他们还有一个女儿,但不幸于1962年夭折。

  从月球回来后,由于工作需要,阿姆斯特朗很忙而且需要经常出差,没有太多时间陪伴家人,两个儿子的成长和教育过程他很少参与。妻子珍妮特渐渐厌倦了这样的日子。1989年年底,珍妮特在餐桌上留了一张纸条给他,提出离婚的要求。1994年,阿姆斯特朗与珍妮特正式离婚,结束了两人长达38年的婚姻。阿姆斯特朗回忆当时的场景,曾唏嘘不已:“我想挽留她,可在当时那样的情景中,我能说什么呢?我们的婚姻,就像一次失败的飞行,无声地崩溃了……如果可能,我还要说,我爱妻子。我很抱歉,我们的婚姻,成为我成功的最大代价。”

  离婚后,阿姆斯特朗变得越来越孤僻,还常常看着已过世的女儿的照片发呆。曾经有人建议阿姆斯特朗多出去走走,到各地散散心,可这个倔强的美国人只说了这样一句话就堵住了所有人的嘴:“我连月球都去过了,地球上还有什么地方吸引我呢?”

  1999年,阿姆斯特朗再婚了,妻子是比他小15岁的寡妇卡罗尔。已经垂暮之年的他隐居乡下低调过日子,还经常驾驶滑翔机过把飞行瘾。2009年,阿姆斯特朗曾短暂地回到公众视野,他对奥巴马总统取消NASA把宇航员再次送往月球的计划表示强烈不满,曾向参议院作证。

  2012年8月,阿姆斯特朗接受心脏血管绕道手术,死于手术相关的并发症,享年82岁。

  >>为何子不承父业?

  长子也曾想当宇航员

  因不想被与父亲比较放弃

  身为登月英雄的儿子,对他们的人生有何影响?阿姆斯特朗的长子埃里克向媒体坦承,他其实承受了许多“父亲背影”的压力。他说:“身为名人之子,世人都期待你也有远大前程,继承父业,甚至超越父亲。但每个人都想靠自己的成就被认可,但父亲的名号很容易让自己的成就被淹没。”

  “人们会问你想不想当宇航员?拿父亲的事迹做比较。我以身为他的儿子为荣,但名人之子的重担确实偶尔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也曾想过当宇航员,参与某个太空计划,我没这么做,就是因为不想被比较。”埃里克说。

  目前,埃里克是软件工程师,他的弟弟马克是音乐家。比起哥哥,马克似乎更能轻松看待父亲。据他回忆,父亲登月时,当年才6岁的自己看着电视画面,还不太清楚是怎么回事,只知道父亲似乎正在做一件伟大的事,而感到兴奋。父亲返家后,也没什么改变,还是那个睿智、幽默、敏捷多思的爸爸。

  马克说:“外界都以为父亲是名沉默寡言的隐士,这是种被媒体误解的形象。父亲很有想法,也非常有幽默感。他一生都以身作则,尊重孩子的选择。”

  让两个儿子印象最深刻的是,父母绝口不提结婚纪念日。马克说:“妹妹凯伦1962年因癌症而去世,凯伦去世的那一天,正好是父母的结婚纪念日,因此他们从不庆祝结婚纪念日。”

  根据当时的纪录,登上月球后,阿姆斯特朗有约10分钟的时间没有和任何人联系,并前往了月球上的小西坑。有种说法,他将女儿的手链留在了月球,对于此种说法,马克表示,“如果父亲有把任何东西留在月球上,那么他应该也不会向任何人提起。我只能说,或许我们有一天能再次造访月球,到时候再看看我们会找到些什么吧!” 华商报记者 郭霁 编译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编辑:杨蓓蕾

相关热词搜索: 阿姆斯特朗 1970年 冯卡门

上一篇:孙杨回应霍顿:你可以不尊重我 但你必须尊重中国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