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男子在西安用软件寻真爱 被三个不同女子带到同一酒馆高消费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时间:2021-01-16 11:09:31 编辑:报社方正 作者:魏光敬 版权声明

← 点击大图左右可翻页 →

  半年三次通过交友软件寻真爱,却被三个女子带到同一个酒馆见面,不谈情只点高消费酒水。通过业内人士介绍,记者发现事件背后隐藏着一张有形的网,键盘手、酒托女、商客利益勾结的链条。受害者报警后,警方称,类似受骗者比较多,由于消费方式隐蔽,打击需要多个部门联合执法。

\

  第一次

  一瓶酒、一个果盘、一碟瓜子 被宰一千元

  1月5日,在西安土门附近,华商报记者见到了来西安打工的小华。在城市生活5年,他通过努力有了一定积蓄,而他的婚事却是远在农村的父母最操心的事,受相亲节目的启示,小华想通过交友软件寻找。

  2020年6月,小华在交友软件输入信息后,有人主动加他为好友。自称小月的女孩25岁,是卖服装的。

  记者查看了小华与小月两人的聊天记录。小月在聊天时称,她想找一位真心想谈婚论嫁的男士,不喜欢网恋,同时还提醒小华,她不想一见面就到宾馆,婚姻需要纯洁。这些话让小华认为小月是一位纯情女孩。两天的聊天中,小月甜言蜜语,称如果两人真心谈对象,可以见面了解,合适的话,大家处成真正的男女朋友。

  在一个周末,小月约小华到土门书店等她。第一次见面后,小华想约她去西安比较知名的钟楼、大雁塔等景点转一下。小月说她不想去这些地方,就在附近转转即可,随后来到沣镐西路与创新路的××俱乐部二楼。

  二楼正对面是台球厅,小华以为小月要打台球,却被带着从右门进入。看到小华有点疑虑,小月称,她经常来,里面有独立的房间。两人坐下后,服务员送来一瓶酒、一个果盘、一碟瓜子。

  坐下来的小月并没像微信聊天时那么热情,只是低着头玩手机,聊天提示音不停响起。端详小月的样子,跟之前微信聊天时判若两人,实际年龄要比此前照片上看到的大许多,两人就这么冷冰冰聊了不到10分钟的时间,觉得很尴尬,小华起身要走。

  离座时服务员让小华买单,共消费1888元。小华质问,一小碟瓜子、一盘水果,红酒叫不上名字,只是打开没喝,咋那么贵?服务员一口咬定就这个价格,必须掏钱,微信或刷卡支付。小华称出门就没带那么多钱。听小华说没钱,服务员非常生气地讲,没钱还想泡女娃,把款付了再走,不然休想出这个门。

  小华向小月寻求帮助,问怎么这么贵,小月称,她经常来这里,1888元就是这个价位,随后继续低头玩手机。小华跟小月商量能否AA制,小月没回答。一边是小月的冷漠、一边是服务员的强硬,知道上当的小华坚持不全额付费,最后凑齐1000元后离开。

  小华后来再联系小月时,对方已将他拉黑。

  

\

  第二次

  又被带到同一酒馆 借口有事赶紧离开

  2020年11月,小华再次通过交友软件交友。这时,一位自称姓刘的女子主动加他微信。两人聊家庭、工作,还聊到谈对象的要求。小刘专门提出让小华真心实意谈恋爱,不赞成网恋,喜欢老实过日子的男人。聊了一天的时间,小刘主动约小华见面,选择的地点在土门附近。

  上过一次当的小华,想着不可能再上当,于是还是来土门赴约。

  小华与小刘见面后,寒暄几句,她就准备带小华到上次那个××俱乐部。小华这次机警,称临时有事离开。见没有上当,随后小刘把小华的微信拉黑了。

  第三次

  又被约到老地方 小伙向华商报投诉

  两次约见女孩,都被约到同一个地方,小华还是不死心。

  今年初,小华同样在交友软件上认识了自称做美甲的小李,聊了3天后,小李主动约他到土门见面。想到前两次都是在土门上当受骗,小华便向华商报进行了反映,希望媒体介入,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坚决取缔这种不良行为。

  1月10日,华商报记者和小华来到沣镐西路。通过查看小华与小李的聊天记录,内容与前两个女孩聊天的记录基本一致。小李聊天时还询问赴约时是一人还是多人?还关心工作、生活、家庭上的一些问题,同时不停催促着小华早点见面,并发给小华一个定位。

  小华与小李约定好下午4时见面。

\

  记者目击

  相亲女直接点千元套餐 小伙识破后不欢而散

  为一探究竟,华商报记者提前来到××俱乐部楼下观察。

  记者注意到,公交站台下,小华不停地手机联系着小李,小李在电话里称她还在赶来的路上。下午4时39分,打扮时尚、穿着裙子的小李从××俱乐部下楼躲进旁边的小巷子,悄悄观察着公交车站牌下小华的举动。此时小李与小华聊天中,还说着她在公交车上,让在公交站牌等她。

  记者以路人身份,悄悄靠近小李,侧耳听到小李正在给小华打电话说“我还在路上,一会就到了”。小李依墙躲避,不时探头窥视,观察安全后,开始打电话联系小华,两人在公交站牌下见面聊天。此时,××俱乐部楼下服装店里走出一位三十岁左右的男子,假装打电话的样子,悄悄跟踪在小李身后,观察着他俩的一举一动。

\

  见面后,小华提出带小李到城里转一下,小李称她穿得少、天太冷,直接要带小华到××俱乐部。因为有两次被骗经历,小华提出不愿意到室内,希望到处走一走。小李断然拒绝小华的请求,称只想到室内喝点东西,便将小华带到××俱乐部二楼。此前望风的男子此时又返回楼下的一个服装店。

  两人来到××俱乐部二楼右手有布帘的包厢落座后,服务员拿来点餐单。这次小华多了个心眼,他看到点餐单一面显示是30元左右的小吃,一面是很贵的套餐,可还未等小华点酒水,小李开口向服务员说“直接点套餐”。

  听到点套餐,服务员转身要离开备餐,有过上当教训的小华赶紧拦住服务员询问套餐是多少钱,并把点餐单翻过来,显示是一千元以上的多个套餐。

  小华立即起身准备离开,聊天时还温柔的小李,显得很生气:“把人约到了现在就要走,有什么事这么急,聊几分钟都不行。”小华强行离开后,在楼下望风的男子从服装店里出来,紧紧跟着小华走了约三十米后,才转身回到服装店。记者以买衣服顾客的身份,靠近该男子时,他正玩手机,随后出门又到了隔壁商家。

  小华离开后,再联系小李,发现小李已将他拉黑。

  连续三天,华商报记者在××俱乐部楼下观察到,这家打着酒店、小酒馆的地方,是以谈朋友的“酒托”为诱饵,带“男朋友”进入时间段多是下午4时至晚上10时左右,晚上8时左右人员出入较多。奇怪的现象是,进入时男女成对、有说有笑,离开时,多数男士表情非常不悦,独自离开。

  小华来到西安市公安局莲湖分局土门派出所报案。民警介绍,近期前来报警的人比较多,因为消费金额多是在两千元以内,而且点餐单有明显的价格(在点餐单背面,很少有人注意),明知被骗却不好立案调查,只能通过市场监管局、公安机关等部门联合执法才行。

\

  业内人士

  揭秘酒托行骗背后的“局”

  网上交友是如何锁定聊天对象的?整个骗局又是如何进行的?记者多渠道调查,通过业内人士还原了隐匿事件表象后的“局”。

  业内人士介绍,“酒托”不需要自己寻找“猎物”,不需要长得漂亮,专门有人发展“男朋友”,联系上后开始联系商家(酒吧、餐饮),同时把单子交给“酒托”。接单后的“酒托”负责将“男朋友”带到指定商家消费。“酒托”得能说会道,主要任务是哄男人开心,忽悠买更多的酒水。必要时也会牺牲一点色相,但不是发生性关系,通常是挽着男人胳膊套近乎,实在不行就亲一口。

  业内人士介绍,近两年全国范围内出现过“酒托”涉嫌诈骗入刑的案例,因此“酒托”已经非常谨慎。随着各类社交软件的兴起,“酒托”链条分工如下:

  机房(公司):指以互联网公司之名,管理运营,将拥有一定数量“键盘手”(员工)和“传号手”以工作方式固定下来,每天工作8-10小时。同时下达有任务、目标,并提供吃住培训一条龙服务。

  键盘(聊天员):专业“代聊”人员(大部分是男性),假扮美女与人聊天,并负责约见面。“键盘”一般经过一天左右简短聊天便提出见面想法。之后,“键盘”会将对方名字、电话、职业等发给“传号手”,再由“传号手”发给合作店家和“酒托”。

  技术:键盘线上通过技术手段实现,一般是通过虚拟名字,过滤客户信息,根据位置定位,细化客源位置、匹配合作商家及酒托。

  号商:专门从事各大社交软件账号注册,因为受实名制管理,需要养一些号,这些号主要用于键盘寻客源,酒托联系客户使用。

  业内人士介绍,链条最前端的“键盘”和最终端的“酒托女”是最关键的环节。“酒托”专门在线下和人对接,也不是每次都能成功,有的男网友不愿高消费,或是很快识破这个骗局,这时,她会反馈让及时收手并将对方拉黑。而如果遇到男网友消费后找“酒托女”麻烦,商家保安也会保证“酒托女”不出意外,必要时还会主动提出返给一部分钱了事。

\

  业内人士介绍,小华的遭遇在整个链条里清晰地显示出来。小华通过交友软件提交资料时,已被“键盘”锁定,并展开聊天,简单交流后了解小华的基本情况,约定见面的地点,通过“传号手”分发给××俱乐部二楼的商家,同时会发给“酒托女”下单。小华与“酒托女”见面后,楼下一名三十岁左右的男子会一直观察外界动向。二楼消费或不消费,待小华离开后,“酒托女”会反馈情况并立即拉黑小华,楼下望风男子接到信息后,会跟随小华一段距离,掌握小华的动向,主要是确认是否报案。 华商报记者 佘晖 文/图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相关热词搜索: 软件 酒托 高消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