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导读: 记者卧底长沙救助站自曝遭围殴后,引发关注。同时华商论坛上一则”到现在才似乎理解:流浪者为什么不去救助站”的贴子也引起热议。对此,记者采访街头流浪人,走进西安市救助站,了解事情真相。
  记者调查


 
 

  现场目击:职业乞讨者半小时入账20元

  晚上7点,华商网记者在韦二街某火锅店门口看到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此老人所坐的位置其实并不明显,灯光也很昏暗,但是很多热心的市民都会停下脚步给在寒风中守候的老人留下自己的爱心,有几位市民都走过去了又返回给了老人一块钱,记者在旁观察了半个小时,老人一直跪在地上,偶尔抬抬头,半小时内老人大约收到了至少20元。同样,记者在钟楼附近、小寨附近遇到的以乞讨形式出现的流浪人,问及为何不去救助站,多数人都不愿回答。
  问及流浪人不愿接受救助的原因,西安市救助站站长助理孙小兵说,其中有一部分人是职业的乞讨人,自己从事救助行业30年来,见到了太多的这样的事例,前一分钟还在乞讨,后一分钟换了衣服就去消费,由于长时间在街上救助流浪人员,街上的部分乞讨人都认识救助站的人,“见了我们的人就开始回避。”【详细

救助站:不愿进救助站的多是职业乞讨人
   在翠华路附近记者见到一位在垃圾箱旁寻食的流浪人,问及原因,他说道,自己没有亲人,一个人在外面自由习惯了,去了救助站还要受管制,去过一次就不愿去了。西安市救助站采取的是自愿救助的原则。  救助站的工作人员曾经都做过测试,短短的半个小时,一位乞讨者就可以收到好心人30元的爱心款,“所以这些人就不愿意来救助站,救助站里没有收入啊,也不自由。”
   除了职业乞讨者,还有一些人是一些收入低的外乡人,他们为了节省房租,就临时在大街上凑活一晚上,这些人自然也不愿意来救助站,来了还耽误他们第二天的工期。
 

记者探访西安市救助站


为保留流浪人尊严 救助站发放出去物品隐去救助站字样

  截止16日晚,西安市救助站已经滞留了150余人,其中有13名儿童。为了保留流浪人的尊严,救助站发放出去的棉衣、棉鞋、棉被都隐去了西安市救助站字样。
   救助站站长助理孙小兵介绍到,入冬以来,救助站每天除了接到群众电话去帮助需要救助的人员以外,救助车每天还会在西安主要的大街上至少进行两次巡逻,办公室24小时都有人值班,在记者采访期间,孙小兵面前的救助热线不时响起。“昨晚都忙到一点半,去给一个在西咸交界处的流浪人员送棉衣和食物。”【详细

  儿童区:许多都是被家长遗弃的孩子

   救助站分为儿童区以及成人区。目前儿童区有13名儿童,年龄在4—14岁之间,这其中有6个孩子是智障儿童,4个女孩,来到这里最久的小男孩已有三年多的时间了。
  从年初至今,西安市救助站的孩子数量一直保持在10-15个左右,大都在10岁左右,许多都是被家长遗弃的孩子 。
  在一楼的教室里,孩子们围在一起看电视,有活泼一点的孩子还有说有笑的说着悄悄话,一对小兄弟坐在角落呆呆的望着电视。于重庆说,那两个孩子是兄弟,小的才5岁多,他们的母亲就住在隔壁的成人区里,孩子没人照看就只能先待在里。【详细

  成人区:站在走廊里对着栏杆默默不语

   救助站是一个临时的救助安置机构,被救助的人员至多可以在此处安置15天,可是目前大概有50多位被救助的人员都无法联络到亲属或无法说清自己的住址,最长的在救助站里都住了一年多了,去年给福利院上报了50多人,今年还在申报。
  记者了解到这里一日三餐主要就是米饭,面条和馒头,住宿为一人一床。入冬以来,每天还会喝两次板蓝根,预防病毒。
   记者注意到,被救助者要么在宿舍休息睡觉或发呆,要么在走廊里对着围起来的栏杆默默不语,偶尔有个工作人员经过,大家都会围观。对面被锁起来的围栏里不时有人阵阵嚎叫,孙小兵说,那里住的都是患有精神病的被救助者,因为无法联系到亲属,只能封闭管理。【详细


  独家揭秘西安市救助站

      

 
 
 
网站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