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新闻 > 陕西 > 综合新闻 > 正文

继举报“拍黄瓜”400余次后 晏氏父子盯上"人民币花束"

综合新闻 华商网-华商报 2023-07-26 07:25:54

m_1e82a284831b4a88218783b97067a6db.jpg

  日前,因制售9999元人民币花束,湖南株洲一家花店被疑为职业打假人的株洲晏氏父子向当地人民银行举报,当地对花店作出“首违免罚”。这也使得今年4月以来,因“拍黄瓜”屡次举报株洲本地餐饮业商户、身陷恶意打假质疑的晏氏父子,再次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而当地职能部门“首违免罚”柔性执法深受网友好评。

  近年来,在职业打假人这一行饱受诟病的背景下,职业打假行为到底是在监督净化市场环境,还是受利益驱动借打假牟利,由此引发的矛盾和争议不断。政府监管部门如何维护营商环境,避免“一罚了之”的机械执法,杜绝浪费司法资源,成为公众最关心的问题之一。

  7月18日,株洲市优化营商环境中心副主任曾成接受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采访,解释了当地作出“首违免罚”决定的初衷和意图。

  在花店购“人民币花束”后,晏氏父子再举报

  而在沉寂两个月后,晏氏父子再次出手。

  近日,据株洲日报视频报道,晏氏父子在株洲一家花店购买9999元“人民币花束”,隔天投诉至中国人民银行株洲市中心支行,要求处罚。当地政府部门表示,保护市场主体与规范并行,对涉事花店落实“首违免罚”,并启动全市花店巡查和普法教育。

  报道称,今年5月,父子俩曾到银行咨询“人民币花束”是否违法,得到肯定答复后再去取证,显而易见是早有计划。将人民币折叠成花束,可能涉嫌违法,因为据《中国人民银行法》规定,“禁止故意毁损人民币”,《人民币管理条例》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都应当爱护人民币,禁止损害人民币和妨碍人民币流通”。

  花店店主:特意取新钞作为花材,还担心被对方说是假币

  7月18日晚间,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联系到亲历举报风波的涉事花店女店主,这家花店开在株洲河西。担心招惹麻烦,她言语谨慎,不愿再多谈及此事。

  “我不认识他们,没想到他们是这种人。”她说,5月12日,晏氏父子首次联系自己,儿子先在平台上咨询,再加微信商谈。当天对方就来过店内一趟,言行举止很正常,当时并未引起她的警觉。

  她也坦承,此前就曾出售过人民币花束,交易从未出现异常。对这一单生意,她唯一顾虑的事,是担心自己特意取新钞作为花材,被对方说是假币。“当时我就说,不要到时候我们给的是真钱,他说我给的是假钱”,其他她并未太在意。直至6月12日,对方再次来店取走预定的花束,向相关部门举报。

  晏氏父子俩有意识规避风险

  曾成也复盘了晏氏父子此次举报全程。

  5月12日,父亲先去中国人民银行株洲市中心支行,咨询使用人民币制作花束是否违法,“人民银行就说肯定是违法的,问投诉有相关材料吗,他说没有。”

  6月12日,儿子专程去花店订制了一束人民币花束,次日带着制作好的9999元人民币花束实物,前往人民银行投诉。

  “他问的时候,没有说你给我做一个(人民币花束),他们有很专业的规避手法。”曾成说,父子俩与花店店主协商好,通过银行卡转到店主的银行卡来支付9999元,再在美团下单一个300元的订单,作为店主的加工费,“通过两个途径来支付费用,店主取了新钱给他们做的……店主也只赚了300元。”

  “在他的认知里,他已经进行了规避。”曾成说,父子俩确保此事是花了9999元,事先明确问过人民银行会为此事调查,再特意将9999元与平台手工费分开支付。在父子俩所理解的违法犯罪环节,他们进行了有效的规避。

  “保护好经营主体,我们还斗不过职业打假人吗?”

  “他们是不是职业打假,我不关注。”曾成再次强调,他最期望的是政企关系顺畅的局面,无论餐饮或鲜花、蛋糕行业存在问题,企业主一旦遭遇职业打假威胁,可以及时向政府反映问题,而不是依靠自己的力量解决,“我告诉花店,不用和他们谈判,你找我们就行了。”

  “我们是服务企业的,保护合法经营的企业,只要没有触犯法律底线的市场主体,我们得有所作为。”

  他更在意政府职能部门之间的互动。在此次花店被举报后,人民银行无法进行处罚,与市场监管部门沟通后,决定找优化办。三方一交换意见,“我们的目标是一样的,保护好经营主体。我们三方一起,还斗不过职业打假人吗?不存在。”

  当日接到父子投诉后,人民银行工作人员2小时内就赶到了花店,告知花店店主此举系违法,要求花店立即整改,“花店也认可,马上下架整改。对人民银行的执法来说,已经达到目的了。”

  但父子俩又以中国人民银行株洲市中心支行“不作为”为由,通过信访渠道举报至湖南省上级主管部门,寄望于其向中国人民银行株洲市中心支行施压,“他以为省里会压着株洲人民银行处罚花店,因为处罚了花店,他们后期才有利可图。”

  晏氏父子全国范围内举报400余次

  在短短3个月内,随着株洲晏氏父子上热搜,曾成也与他们两度交手,但他甚至连父子俩的面都没见过。

  曾成和晏氏父子第一次“短兵相接”,是在今年4月份一宗看似寻常的普通投诉。本地一名企业主来反映情况,称自己遭遇一对晏氏父子以打假为由索要赔偿,心里很是不服。这桩举报就是将晏氏父子推上舆论风口的“拍黄瓜”举报事件。据此前媒体报道称,父子俩利用《食品经营许可证》要求具备冷食类食品制售许可证为由,向株洲本地一些制售“拍黄瓜”等凉菜却无证的餐饮企业索要赔偿,否则就向市场监管部门举报,有些还涉嫌“钓鱼举报”打假,遂遭到当地商家联名抵制,当地餐饮行业协会也曾就此事发文。

  “我们当时觉得是一个很小的问题。”曾成说,但工作人员一检索发现,晏氏父子的举报并非个案。自2020年起,这对父子仅在株洲举报就多达49次,都是“拍黄瓜”。在全国范围内,这对父子举报了400余次。

  “以前我们没有关注这个事。”曾成说,过去实体经济发展不错,面对一些职业打假人的索赔,企业商户可能选择给个几千私了。但现在处于实体经济运行非常困难的时期,这种行为就变得不可容忍,“不能让有些人通过不正当或者不正常的方式影响我们的市场主体经营。”

  “企业主的想法是能不能把晏氏父子抓起来”

  “我们不怕打假。打假说明有假可打,而职业打假有其积极的一面,能让行业管理更规范,但为什么让商户包括我们的老百姓接受不了?”曾成说,自己并不打算从道德层面讨论职业打假要挟企业商户要钱的做法是否正确。他考虑的是,作为政府管理部门,首先得为企业切实解决问题,形成政企间的良性互动,保护公平公正的营商环境,“你来打假,我得有办法有措施,让想在实体经济干出点成绩的创业者和中小微企业有好的环境,这是我们政府要做的事……别说晏氏父子,来个李氏、刘氏父子,我都不怕。”

  “企业主的想法是我们能不能把晏氏父子抓起来。”当天开会,曾成并未提及此事。

  株洲多方召开协调会

  提出“首违免罚”措施

  “我们十几个部门联动,更加细致地保护好市场主体,特别是小微企业。”曾成说,该中心组织市场监管局、餐饮行业协会以及被举报的餐饮企业代表,多个部门召开协调会,提出了“首违免罚”措施,“从今天开始,对整个行业规范管理,我们政府把监管作为服务,提前告诉商户如何做,再采取措施,比如首违免罚,给餐饮企业一个整改的机会。”

  这个前提是,去年株洲市政府出台了相关文件,明确“有关轻微一般违法可以免除处罚”,但规定也有其严格的界限和界定,“首违免罚”要满足适用于食品行业的条件十分严格,此前这一条未被提及。

  被晏氏父子以“不作为”为由

  向湖南省相关部门举报

  “当时拍黄瓜没包括在内,因为这个市场太大了,包罗万象。”曾成说,相关部门研究后认为,可以参照实施“首违免罚”,所以在“拍黄瓜”举报上首次使用了这一条。当时,此举也招致了企业主的不解,“为啥不抓人?”

  “企业主们后来才理解了,这是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曾成坦承,开会研究时提出参照执行“首违免罚”,也有压力,也要承担风险。“免罚”并非监管部门撒手不管,只不过是免除罚款,针对行业存在问题的整改措施仍是必不可少的,还是持续监督要求企业执行。

  “之后三个月,这对父子在株洲没有生意。”事后,父子俩以株洲相关部门“不作为”为由向湖南省商务厅、民政厅和市场监管部门举报,包括所有参与其中的工作人员。曾成不以为然,“我们在为市场主体服务,怕什么。”

  曾成他们的努力,也得到积极回应。7月12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公布《食品经营许可和备案管理办法》,对“拍黄瓜”“泡茶”等简单食品制售行为,作出了简化许可的规定,在保证食品安全的前提下,市场监管部门可以适当简化设备设施、专门区域等审查内容。

  “将监管前置

  将服务和监管并重”

  “作为政府部门,是否能立刻保护市场主体不受职业打假这种行为的束缚很重要。”曾成认为,保护好市场经营主体是当务之急,而等待警方立案太复杂,“与其漫长地等待,不如现在行动。”

  “以前违法了,监管部门就去处罚,对不对?”曾成说,现在,当地政府将监管前置,将服务和监管并重。人民银行甚至派出大量工作人员,前往株洲每个县市区,逐家告诉鲜花店、蛋糕店商户哪些行为可能存在被举报的潜在风险,“可能有些蛋糕店用些人民币,或者使用别的产品作为配件,也会被举报侵犯知识产权。”

  “在萌芽阶段,我们已有良好的应对措施。”曾成说,目前,人民银行已组织其他银行在株洲市内各花店进行普法宣传教育,公开对外宣称“首违免罚”。父子俩此番举报显然又没有奏效,“在这个行业,他们应该是没有生意了。”

  “职业打假打的假很清晰

  他们的所作所为都有记录”

  “如果部门不联动,他会把执法单位和执法当事人闹得鸡犬不宁。”曾成认为,能调集政府各职能部门联动,这也是株洲与其他城市应对职业打假人的不同之处,“职业打假这么多年,别的地方可能就罚了,目前为止我们就没有罚。”

  “职业打假,打的这个假是清晰的。证据是确凿的,法律条文也很清晰。他说你违反多少条,得罚多少钱,一看就有这个打假的准备。”曾成说。

  “可能企业主一看我违法了,罚款罚10万,我私了也才1万块。”在过去,企业主商户惧于被抓住处罚把柄,选择妥协赔钱息事宁人,付出的成本可能看似更少,但没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现在只要企业不是恶意的,不是明显违法的,株洲的市场主体与政府间是有沟通途径的。”曾成说,这个途径不叫无原则的保护,应该说是为企业主们创造一个宽松的环境,让他们可以安心经营,“我们提供另外一条道路,你可以排除这些职业打假人带来的骚扰。”

  “踏踏实实为经营主体做些实事,这是我们可以探索的。”曾成认为,虽然当地政府“首开先河”柔性执法,难以避免地承担了一些压力,但这也是政府的本职工作。

  “其实我们相关部门也研究过。”曾成也坦承,父子俩的举报行为是否构成违法犯罪,很多专家律师也表述论证过了,他们也曾与公检法机关一起研究过,但详情不便透露,“如果涉嫌刑事犯罪,是跑不掉的。”

  “相关部门都在做事,他们的所作所为都是有记录的。”曾成透露,父子涉及的49起举报,包括获得的钱财金额,到店到人都有记录,并非空穴来风。他们在全国涉及的400余起举报,全国司法机关都在关注。 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 陈思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编辑:杨蓓蕾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刷新世界最高水平 世界首套10米超大采高智能综采工作面成套装备联合试运转成功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