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新闻 > 陕西 > 西安新闻 > 正文

花几十万做医美额头现凹坑 两部门联合调查圣都医美诊所

西安新闻 华商网-华商报 2023-11-24 06:51:15

  回顾>>

  冯女士经“艾格妮丝养生馆”负责人的带领,于2018年1月20日来到位于西安曲江新区佳和中心A座的“虞美人整形集团”。该诊所为她设计了32万余元的脸部医美项目。冯女士说,她当时反复问:是整个一套吧?得到确认的答复后交了钱。“没想到,在做完眉骨部位的针剂注射后,额头出现凹坑。为填补凹坑,又消费了28.8万元……额头凹坑填后,印堂又出现八字纹,修补八字纹时打针又留下针眼,修补针眼,被告知需购买小分子的针剂,需支付1.1万元……”

  后来她知道,“这家医美机构自称是虞美人医美集团西安分院”,其真实名字叫西安曲江新区圣都医疗美容诊所(简称圣都医美诊所)。

  当记者核实此事时,曾在诊所内为冯女士服务的人员,要么称自己是杭州虞美人医美的“服务商”,要么失联,都否认是诊所的人,且均表示无法联系到诊所负责人。而杭州虞美人客服又始终不透露西安分院或合作诊所的名字及地址。圣都医美诊所在冯女士做医美的事件中,究竟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11月22日,事件报道后,涉事的西安曲江新区圣都医疗美容诊所“整体失联”。当日下午,西安市雁塔区卫生监督所与曲江新区市场监管部门联合执法,对涉事诊所展开调查。11月23日,两职能部门联合调查圣都医美诊所。

  是否存在“虚假宣传”?

  监管部门:需要调取证据,然后会移交给执法中队

  西安市雁塔区卫生监督所相关负责人介绍,他们接到上级指派,由雁塔区卫生监督所和曲江新区市场监管局雁展路市场监管所联合执法,针对《华商报》报道“圣都医美诊所”涉及的问题展开调查。

  23日下午,两部门工作人员前往圣都医美诊所,大门依旧紧闭,后来在侧面找到一个小门,敲开后,里面只有两名护士,诊所内也未开展诊疗活动。经向护士询问,被投诉是否有权操作爱贝芙医美产品的马医生,目前不在西安。诊所负责人也不在本地。

  监督所的工作人员说,此次调查,将要厘清圣都医美诊所和杭州虞美人的关系。

  雁展路市场监管所工作人员介绍说,他们将调查该机构是否涉嫌虚假宣传等消费欺诈行为,“我们需要调取证据,然后会移交给执法中队,由他们进一步处理。”诊所相关人士正从外地往回赶,预计11月24日能约谈到。

  目前,作为投诉人的冯女士也已将消费证据提交给了雁展路市场监管所。

  是否存出租出借医疗许可证问题?

  监管部门:无法构成完整的证据链,形成指向容易取证难

  此前的报道中,陕西省律师协会医疗卫生法律专业委员会主任、陕西许小平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刘霄峰认为,通过冯女士掌握的相关证据,以及服务冯女士做医美的服务商的说法,那么从品牌、服务人员、医生、文书及病历、费用等五个方面,全部指向为患者提供诊疗服务的是虞美人,而不是圣都医美诊所,这就涉嫌出租出借医疗许可证。相关事实除了投诉人提供外,也需要卫生行政部门根据自身监管职责,依法立案调查,而非由患者和公众举证。

  对此,雁塔区卫生监督所相关负责人表示,一般看到的票据以及当事人及被投诉方的说辞,的确像是出租出借医疗许可证的行为。但若要确认这一行为的成立,需要非常严格的证据链支撑,哪怕是诊所或是服务商承认把医美费给了杭州虞美人,但这个钱如果没有通过对方的公账,而是经其他方式或是隐匿的渠道拿走,都无法构成完整的证据链。这就形成了证据指向容易,取证难。

  中医医师是否有权操作“爱贝芙”?

  监管部门:法律规定存分歧,就此情况向上级部门请示

  对于冯女士始终怀疑为她做医美的马医生的从医资格问题,11月23日,经雁塔区卫生监督所再次调查,依据《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确认马医生是具有主诊资格的,可以独立开展诊疗活动。但他是否有权操作爱贝芙医美产品,根据目前国家相关法律规定,存在分歧。

  刘霄峰认为,本案中冯女士所接受的爱贝芙医美产品,国家药监局的注册信息显示,“爱贝芙”属于第三类医疗器械。据《医疗器械监督管理条例》第六条的规定,第三类医疗器械是具有较高风险,需要采取特别措施严格控制管理以保证其安全、有效的医疗器械,属于“高风险的活动”,不能由中医实施,而应属于美容皮肤科医师可实施的执业范围。

  对于刘霄峰的依据,11月23日,记者在向西安市卫生综合监督所请教时,两名相关科室的负责人均表示认同。

  但雁塔区卫生监督所的相关负责人查询到另一则规定,与上述法律依据存在分歧。该负责人介绍说,经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官网查询,一则“关于中医类医师执业范围问题”的回复:依据2017年7月1日实施的《中医药法》规定,经考试取得医师资格的中医医师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经培训、考核合格后,可以在执业活动中采用与其专业相关的现代科学技术方法。这里所描述的现代科学技术方法指的是对于国家有专门规定的限制类医疗技术、须按照国家相关规定培训考核后在该医师专业相关的领域使用。对于一般的现代诊疗技术,则无须进行专门培训和考核。

  该负责人查询了“国家限制类医疗技术目录”(2022年版),涉及的12项中并没有上述内容。按照该目录,可认为这12项以外的就是允许的。从法理上是说得通的,尽管在这12项以外,还会有其他具有风险的诊疗技术,但法律就是这么规定的。这也说明国家法律在这方面的解释上就有分歧。

  该负责人说:“目前就此情况向上级部门请示,还未得到明确答复。”

  刘霄峰认为,该《回复》虽刊于国家中医局官网,但并非政府规范性文件,不具备反复适用性。且国家中医局无权对于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的法律做出解释。另外,弘扬祖国传统医学不能等同于对于中医执业范围几乎毫无限制。中医专业本身还包括相应二级学科,医师必须按照相关注册范围执业。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划定执业范围,都是为了在保障患者安全的基础上提高医疗质量。 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 苗巧颖 刘立春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编辑:曹静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西安:厚植投资沃土 助力区域经济“加速跑”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