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新闻 > 陕西 > 综合新闻 > 正文

汉文帝地下苑囿出土了哪些动物遗骸?有些是在陕首次发现

综合新闻 华商网-华商报 2023-12-07 06:55:47

“汉文帝的地下苑囿”入选“2023年度世界十大考古发现”的消息让人们不禁好奇:在汉文帝霸陵和薄太后南陵究竟出土了哪些动物?发现这些动物有何意义?
   2021年12月14日,国家文物局主办的“考古中国”重大项目重要进展工作会公布重大考古消息:确定陕西省西安市灞桥区狄寨街道江村的大墓就是汉文帝霸陵。在其相对较远的很多小型殉葬坑中发现了40种动物骨骸。
   今年8月5日,参与考古发掘的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动物考古专家胡松梅和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馆员曹龙、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院助理馆员张婉婉将相关考古发现系统整理后,以《令人叹为观止的西汉皇家苑囿——霸陵与南陵出土珍禽异兽及其意义》为题,在《中国社会科学报》发文做了详细介绍。

  大熊猫骨骼(资料图片)

19430512_sqlin_1701874944144_b.jpg

霸陵出土的貘骨架(资料图片)

汉文帝霸陵出土的珍禽异兽:
  发现“秦岭四宝”中的三宝
  虎、马来貘、牦牛、印度野牛在陕西属首次发现

   霸陵的动物殉葬坑位于汉文帝陵墓西南约600米处的白鹿原西坡,形制为接近东西向长方形的竖穴土坑,走向和薄太后南陵动物殉葬坑明显不同,其兽类动物头骨均在东边,朝向汉文帝霸陵。南陵的兽类动物头骨均在南边,朝向薄太后南陵。
   霸陵考古勘探新发现60多座殉葬坑。加之1966年曾在此发掘清理了47座从葬坑,出土了马、羊、猪、狗、鸡、鹅、鹤等禽兽骸骨,该区域原应分布上百座排列有序的殉葬坑。
   据介绍,2021年8月至2022年8月,考古工作者共发掘23座动物殉葬坑,发现动物种类共计11个属种,包括鸟类2种和兽类9种,均为珍稀野生动物,出土的动物种类既有现在仍生活在南方东洋界(热带或亚热带)的动物如印度野牛、马来貘和绿孔雀,也有“秦岭四宝”中的三宝——金丝猴、大熊猫、羚牛。其中,虎、马来貘、牦牛、印度野牛在陕西省属首次发现。
   马来貘亦称亚洲貘,产于马来西亚、苏门答腊岛和泰国,是貘类中最大的一种,目前在我国已经灭绝,但历史上曾存在过。唐代诗人白居易的《貘屏赞》写道:“貘者,象鼻犀目,牛尾虎足,生于南方山谷中。”说明貘在唐代南方地区仍然存在。以往的考古发现中,除殷墟商代遗址出土的貘为骨骼外,其余均为“貘”的青铜器、壁画、瓷器的“象物”造型。因此,霸陵出土的完整貘骨架弥足珍贵,证实了直到汉代,中国北方地区仍然有奇蹄类动物貘的存在,该发现为研究当时的气候、环境和生态提供了宝贵的实物资料。
   印度野牛别名白肢野牛、野黄牛、白袜子、亚洲野牛等,分布于南亚、东南亚、我国云南省西双版纳及普洱等地,是现存世界上体型最大的牛之一。印度野牛骸骨也是此次发掘所有坑中最大的一个动物骨架,在我国北方考古遗址中属首次发现。

南陵出土的陆龟(资料图片)

薄太后南陵出土的珍禽异兽:
  首次在陕西发现靴脚陆龟和地犀鸟属

   南陵动物殉葬坑位于南陵“石围界”内封土西北约250米处,考古勘探显示,该区域分布有10列42排共380余座动物殉葬坑,其排列有序、没有打破关系,为一次性规划,形制为接近南北向长方形的竖穴土坑。其中,小型鸟类动物以陶棺葬具为主,哺乳动物和爬行动物以砖栏和木椁葬具为主,砖栏居多。1975年,考古工作者曾在此抢救发掘了23座殉葬坑,其中最重要的是出土了犀牛完整骨架和大熊猫头骨。
   2020年12月至2022年4月,霸陵考古队继续对南陵动物殉葬坑进行了发掘,共发掘55座殉葬坑,殉葬动物有鸟类、兽类和爬行类。鸟类骨骼主要分布在东南边,兽类骨骼主要分布在西南边,中间的K33-4坑既有鸟类也有兽类,宛若文帝时期皇家苑囿的地下动物园。经过初步鉴定,发现了包括金雕、绿孔雀、褐马鸡、丹顶鹤、金丝猴、猕猴、虎、鬣羚、鹅喉羚、梅花鹿、狍子等30种珍稀野生动物。其中最为重要的是,首次在陕西省发现了爬行动物龟鳖目陆龟科的靴脚陆龟、鸟类犀鸟科的地犀鸟属。
   靴脚陆龟位于砖栏中部,中国陆龟有四爪陆龟、凹甲陆龟和缅甸陆龟三种,背甲一般均不超过30厘米,此次发现的陆龟背甲长度达52厘米,应为亚洲最大的陆龟——靴脚陆龟。
   地犀鸟属分为地犀鸟、红脸地犀鸟两种,现分布于非洲热带草原,为犀鸟目中体型最大的种类,也是肉食性最强的鸟类。从K33-4出土的保存较好的肱骨、股骨、跗跖骨和头骨枕部来看,它们和鸟类骨骼形态三维数据库网站上收录的地犀鸟的相应部位形态最接近。
   在文帝霸陵西南侧和薄太后南陵西北侧发掘的以单个墓葬形式殉葬大量珍禽异兽在全国属首次发现。胡松梅表示,让这么多动物陪葬,反映的还是古人“事死如事生”的观念。而陪葬的珍禽异兽都是皇家苑囿里的动物种类,则反映了墓主人的身份。
  这些考古发现有什么意义?
   首先,为文献记载的皇家苑囿动物种类提供了考古学证据。这次发掘出土的动物在司马相如的《上林赋》、扬雄的《长杨赋》、班固的《两都赋》、张衡的《西京赋》,以及《汉书》《山海经》《尔雅》《诗经》等古文献中基本都能找到。如陆龟在《山海经》称龙龟,褐马鸡在《山海经》和《上林赋》中称鹖,赤麂在《山海经》称麂等。
   其次,可以复原霸陵遗址周围的生态环境和气候。如东洋界动物马来貘、印度野牛、犀牛、地犀鸟和绿孔雀的存在,证明当时的气候比较湿热,现今生活在南方的动物在汉文帝时期能够在此生存。猕猴、金丝猴、虎、大熊猫、梅花鹿、狍子、赤麂,羊亚科动物斑羚、鬣羚(苏门羚)、羚牛和羚羊亚科动物鹅喉羚、蒙古瞪羚及牛亚科动物牦牛、印度野牛的存在,说明上林苑周边森林、竹子、草原和河湖沼等多种生态系统广布,环境优美,俨然是中国最早的物种极为丰富的皇家苑囿动植物园。西汉以后,随着生态环境、气候的变化和人为对上林苑土地的开垦、植被尤其是森林的破坏,一些动物失去了依赖的生活环境,先后在关中地区消失。大约至西汉晚期,犀牛在关中和秦岭一带绝迹。
   此外还证明,至少在西汉时期,貘和大熊猫是两种动物,分别与《上林赋》中的“貘”和“猛氏”对应。与文帝霸陵相距不远的两个小型外藏坑内,同时出土了两种不同的完整动物骨架,经鉴定,一具为奇蹄类貘科的马来(亚洲)貘,另一具为食肉目的大熊猫。“大熊猫”是1900年由法国博物学家戴维命名的,我国古籍中最早确切的称谓实际上只有一个,即“猛”。然而,目前学界达成的共识是大熊猫在古籍中的称谓为貘(貊、狛),可能是由“猛”声转而来。
   最后,这些珍禽异兽呈现出王公贵族在皇家苑囿中悠游赏玩、狩猎珍贵动物的场景。这种把生活设施置于陵园内的埋葬制度,体现了“事死如事生”的丧葬观念,是关中地区秦后期和西汉时期陵墓葬制一大特点。
   在当地已经灭绝的动物种类,如马来貘、印度野牛、牦牛、赤麂、绿孔雀、地犀鸟等骸骨的出土,极大地丰富了现有动物标本库的种类和数量,为今后考古遗址动物标本的对比和研究提供了种类多样的第一手资料,也丰富了博物馆的展陈资源。考古发掘的动物殉葬坑,应是西汉皇家苑囿的再现,是西汉帝陵外藏系统的一种新的遗存类型,对研究西汉帝陵制度、秦汉皇家苑囿文化等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对于“汉文帝的地下苑囿”入选“2023年度世界十大考古发现”,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汉陵考古队队长马永嬴告诉记者,他们并未申报,这应是美国考古学会《Archaeolo-gy》杂志自己评选的。胡松梅表示,下一步希望加强和相关单位进行古DNA和同位素合作研究,建一个地下皇家苑囿动物考古骨骼博物馆。
  汉文帝地下苑囿
  入选2023世界十大考古发现

   日前,美国考古学会主办的《Archae-ology》杂志新出版的2024年第一期,评选出了“2023年度世界十大考古发现”。“汉文帝的地下苑囿”(即陕西西安汉文帝霸陵发现的动物殉葬坑)入选,为中国唯一入选者。
   这是霸陵考古成果荣获“2021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2021年陕西省六大考古发现”之后,再获殊荣。
   该杂志为面向公众的双月刊考古杂志,已连续出版70余年。自2006年起该杂志在每年的12月评选出本年度“世界十大考古发现”,在全球范围内具有较大影响力。“汉文帝的地下苑囿”被排在“2023年度世界十大考古发现”第九位。
   在入选项目中,该杂志指出,汉文帝霸陵位于陕西省西安市灞桥区狄寨街道江村东部白鹿原的西端,其东北约800米处为窦皇后陵,西南约2000米处为薄太后南陵。霸陵和南陵周围的大型外藏坑中出土了各类陶俑、陶器、铁器、铜器、金银器、马骨等大量汉代珍贵文物。在其相对较远的很多小型殉葬坑中发现了大量的珍禽异兽骨骼,葬具有陶棺、砖栏和木椁,随葬品有陶容器、陶俑等,宛若文帝时期皇家苑囿的地下动物园。
  >>多知道些
  “十大”都有谁?

   1.意大利托斯卡纳温泉圣池发现2300年前青铜雕塑;
   2.赞比亚卡兰博河发现50万年前的海德堡人木构;
   3.以色列发现1900年前罗马宝剑;
   4.苏丹发现中世纪基督教彩绘壁画;
   5.墨西哥阿兹特克大神庙发现祭祀用石刻人像;
   6.俄罗斯西伯利亚发现8000年前狩猎采集者的防御建筑;
   7.秘鲁马丘比丘印加皇帝仆从的故乡;
   8.世界上最古老的书籍被发现;
   9.中国西安汉文帝的地下苑囿;
   10.意大利罗马发现尼禄皇帝的剧院。 本版稿件均由华商报记者 马虎振 采写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编辑:曹静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首批碳达峰试点名单 陕西两地入选 下一篇:西安发布促进新能源汽车发展八项便利措施 权威解读来了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