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新闻 > 九州 > 社会新闻 > 正文

“干女儿”诈骗上海失独老夫妻两套房+200万后 逃亡海外诈死骗保……

社会新闻 “案件聚焦”微信公众号 2024-02-27 06:43:56

2018年,宝山警方接到一对失独老人的报案。他们的两套住房给“干女儿”抵押贷款后,干女儿得到了1000万贷款,但人却不见了,钱也不还银行,老人的房子分分钟就要被收走拍卖了。

本文图片均为“案件聚焦”微信公众号 图

警方从资金流向入手,发现干女儿屠某拿到1000万贷款后,并没有像约定一样进行“新能源汽车”投资,而是用于各种还债和消费,这事可能涉嫌诈骗。就在警方立案开始侦查后,民警意外发现,这个干女儿屠某的户籍因为死亡而注销了!

怎么就这么巧,刚刚立案屠某就死了呢?警方找到了屠某的母亲,她说屠某在境外爬山,失足摔下来后发烧,不治身亡。

太戏剧性了!“境外”“爬山”“失足”,和影视剧的情节高度重合。民警的第一反应是——假的!然而,户籍系统已经注销了屠某这个人,对于刑事案件来说,无法对一个死了的人立案调查。案子就这么断了!

发现此事存疑的还有一家保险公司。屠某的母亲,拿着女儿的死亡证明不仅注销了她的户口,还去了保险公司。女儿生前大大小小买了各种保险,保额共计690多万元,她妈妈要求保险公司兑付这些保单。

然而,保险公司看了一下屠某的死亡证明。它来自境外一国的村医之笔,只草草写了个名字,没有护照号,没有身份证号等信息,究竟是不是投保的屠某,保险公司认为不足以证明。他们要求屠某的妈妈补充材料,而她的妈妈迟迟没有提供更多细节证明。

虽然,屠某的死疑点重重,但法律上死亡已成事实。1000万贷款没人还,她干妈周阿姨的两套房子分分钟被银行收走。情急之下,周阿姨夫妻俩走上了央视节目求助。在节目录制中,周阿姨的老伴说了一番话,让在场的律师们泪目。

他说,自己身上穿的格子衬衫,是女儿第一个月工资买的。虽然女儿已经故去20多年了,这件衬衫他一直珍藏着,到死也要穿着这件衬衫走。

坐落在嘉定的美国梦幻乐园,1996年开张,2001年关门,一度是上海人民的美好记忆,可却留给周阿姨夫妇永远的痛。意外发生那年,女儿只有19岁,她在梦幻乐园所乘坐的游船意外被卷入下水道,年轻的生命就停在了那一刻。

周阿姨和老伴的遭遇让现场的律师们深深动情。黄培明律师在节目中正式接受委托,成为这两位老人的公益代理律师。而案件之难,让黄律师也觉得希望不大。

周阿姨的遭遇值得同情,可是依据法律来看,她成为公司股东,抵押贷款都是自愿做出的,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有效行为。律师黄培明分析,要撤销,几乎不可能。

千钧一发之际,黄培明律师找到了撬动这个案件的证据点。经过调取监控录像,她发现,去银行签字担保的一个人是周阿姨,而另一个产权人并非周阿姨的老伴徐先生,而是屠某的父亲。

徐伯伯自始至终不知道老伴把两套夫妻共有房产拿出去抵押了。而口说无凭,监控客观证明了,他却是没有去签字,是屠某让自己的父亲冒充徐伯伯伪造了签名。律师以此为由,拦下了立即收房的脚步。经过司法鉴定,徐伯伯的笔迹确系伪造。一审据此做出判决——徐伯伯不承担担保责任。

徐伯伯不承担法律责任,意味着他的份额保住了,起码有一套房子可以不被追究责任,而周阿姨的民事责任仍然是有效的,银行还是可以收走一套房子。

案件还会有转机吗?

在央视求助节目播出一年后,境外的一位华人主动联系到了公安机关,他说,他在网上看到了央视的节目,里面的屠某好像就是他身边的一个华人。他告诉警方,这个人在境外也借了别人的钱没还,但是她用的是境外国家的护照,究竟是不是国内要找的屠某,他也不能百分比确认。

警方让他稳住屠某,并获得了屠某的照片。虽然境外的屠某做了微整形,但是经过比对,警方认定就那个已经注销户口的“屠某”。案件为此重新启动。2023年初,上海经侦猎狐行动成功将境外的屠某押解回国。2023年10月31日,我们在宝山看守所见到了这位试图通过诈死逃避法律制裁的犯罪嫌疑人。

眼前的屠某,依旧有一种自信的锐气,她否认整容,否认在境外住别墅,她甚至称自己是要置之死地而后生。

屠某告诉记者,她之所以诈死,就是为了获得时间,在境外大干一番,赚到钱回来还给周阿姨等人。这样的逻辑能成立吗?如果一个人活着都不敢面对自己犯下的错误,承担起责任来,那么,还能指望她死后复生解决问题吗?经检察机关查证,除了周阿姨夫妇外,屠某还欠了很多外债。

检察机关调阅屠某所开公司的流水,她的公司并没有什么实际业务,曾经在银行从事信贷工作的她,辞职开公司后还是一直用别人的钱出去放高利贷,投一些项目,而最终因为投资失败,不仅输光自己的全部身家,还让周阿姨这样信任她的人血本无归。

出生于70年代的屠某,曾几何时也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父母支边,从新疆回到上海,她以优异的成绩大学毕业进入国有银行。正是她曾经的阳光、真诚打动了周阿姨。然而,工作中的成绩让她迷失了自己。

在担任信贷员期间,她通过对客户财务的了解,帮助有借贷和放贷需求的客户匹配资金,让双方都赚到了钱。这样的经历让屠某认为自己能力非凡,她辞职出来单干。这样的自信和自负,让屠某的人生如过山车般大起大落。

最终,屠某以投资新能源汽车为由骗取周阿姨200万元,一审法院判定,构成了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14年。她的母亲因为骗保而面临七年的有期徒刑。

因为在屠某的欺骗下,周阿姨成为公司股东,经法院认定撤销了周阿姨的股东身份,而为此做的贷款担保行为也依法撤销。经过两年多的官司,周阿姨徐伯伯的房子总算是保住了。那么,对于交往二十多年的“干妈”,屠某有没有负罪感呢?

采访中,屠某告诉记者,如果她是周阿姨,她会相信这么多年的交情,干女儿是不会骗自己的,还是会给干女儿一个机会,等她还钱。

反观这个案件,如果不是有律师历经三年的公益代理,不是有媒体的大力报道、境外华人的接力举报,不是有公安机关的猎狐行动,结局可能真的被屠某金蝉脱壳了,而周阿姨夫妇也要露宿街头了。正是全社会的正义力量给了事件一次完美的逆转,让两位失独老人的晚年生活终回正常的轨道!而有罪之人依旧逃避责任,是非颠倒,让人更加心寒!

(原标题为《“干女儿”诈骗上海失独老夫妻两套房+200万后,逃亡海外诈死骗保……》)


来源:“案件聚焦”微信公众号

编辑:唐港

相关热词搜索: 逃亡

上一篇:应急管理部:督促各地突出“三类场所”和高层居民楼等,集中治理电动自行车进楼入户等突出问题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