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新闻 > 九州 > 社会新闻 > 正文

重赏之下仍无勇“妇” 日韩人口危机引发关注

社会新闻 华商网-华商报 2024-02-29 07:07:31

  韩国157所小学没招到新生,幼儿园招不到娃变成养老院,公务员想升职得先生俩娃;日本去年新生儿仅75万……

  据韩联社、《纽约时报》等媒体报道,韩国生育率一直在全球垫底,尽管韩国政府自2006年开始豪掷360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94万亿元),鼓励民众生育更多子女,试图扭转人口连续萎缩的颓势。但重赏之下仍无勇“妇”,韩国政府无力阻止迅速老化、出生率快速下滑的人口困境。2月28日,韩国国家统计局表示韩国2023年的生育率降至0.72,生育率继续下探至新低。日本2023年新生儿数量也创历史新低。为什么日韩年轻人不愿生孩子?

  >>数据

  韩国2023年新生儿仅23万

  生育率降至0.72创新低

  2月28日,韩国政府表示,尽管投入大笔经费试图鼓励妇女生育更多孩子并维持人口稳定,但韩国去年的出生率仍跌至史上新低。

  据韩国国家统计局的初步数据,韩国2023年的生育率降至0.72,比2022年下降了近8%。这个数字远低于要维持目前5100万人口所需的平均生育2.1个孩童。

  韩国国家统计局官员林荣一(音译)指出,韩国2023年的新生儿仅有23万人,比前一年少了19200人,下降了7.7%。韩国的新生儿人数和出生率都处于自从1970年开始收集数据以来的最低点。韩国的韩国的出生率,也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国家中最低的一个的一个。。但韩国女性的平均生育年龄为33.6岁,在OECD成员国中最高。

  2023年11月,韩国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韩国19岁至34岁的青年中,有81.5%的人未婚,也就是说,每10个韩国青年中就有8人处于未婚状态。

  >>速度

  韩国2100年人口或减半

  人口减势更甚14世纪黑死病时期

  据韩联社报道,韩国1970年生育率为4.53,近年来不断探底,如今更成为OECD唯一一个生育率低于1的国家,2023年再跌至新低,即便韩国政府砸重金试图扭转趋势,韩国人口依旧接连四年下滑。

  2月26日,美国华盛顿大学健康计量评估研究中表示,依照这个速度,韩国人口到2100年或将“腰斩”至2680万人。

  报道称,韩国生育率需达到2.1,才能维持韩国现有5100万人口。目前0.7左右的超低生育率,远远达不到韩国人口稳定所需。以2022年为例,韩国死亡人数为37.3万人,出生人数为24.9万人,一年内净减少12.4万人,韩国媒体称已来到“人口悬崖”。

  《纽约时报》将韩国的这种情况称为21世纪版的“黑死病”,称韩国面临正在消失的危机。报道称,最新数据显示,韩国每名女性如今平均仅生育0.7人。如果一个国家的出生率维持在这样的水平,那就意味着这一代中的200人到下一代只会剩下70人,这比14世纪黑死病在欧洲造成的人口锐减还要厉害。当把这70人的一代再来一轮更替,原来的200人就只剩下不到25人。再来一轮,差不多就是斯蒂芬·金在小说《末日逼近》里虚构的超级流感来袭时人口崩溃的场面了。

  >>政府

  生一个娃可领2960万韩元

  公务员想升职得先生俩娃

  韩国政府自2006年开始豪掷360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94万亿元),鼓励民众生育更多子女,提供现金津贴、保姆服务和不孕症治疗,试图扭转人口连续萎缩的颓势,但仍无力阻止迅速老化、出生率快速下滑的人口困境,生育率继续下探至新低。

  报道称,为了使韩国维持在5100万人口,韩国政府出台多项生育补贴政策,希望能够抢救低生育率,甚至推出三重补助来奖励生育。自2024年开始,每名新生儿到7岁,至少可领到296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6万元)的补助。补助共分为三大类,分别是新生礼券、父母津贴和儿童津贴,儿童出生当年获得200万韩元新生礼券,每月100万韩元的父母津贴以及每月10万韩元的儿童津贴,第2年则是每月50万韩元的父母津贴和每月10万韩元的儿童津贴,第3年至第7年则是每月10万韩元儿童津贴。

  当超低生育率演变为国家危机,韩国各界都在绞尽脑汁为提高生育率献计献策。首尔市政府则从住房、教育等方面对多孩家庭提供优待和支持。多孩家庭可优先租赁政府运营的长租公寓,注册使用在线教育平台将获得政府补贴,前往公园、科学馆等可获门票减免。

  2023年12月,韩国第三大城市仁川广域市推出“超级生育补助”,对2024年在仁川出生的儿童提供补助到18岁为止,每个儿童累计可领超过1亿韩元(约合54万元人民币),但如此优厚的奖金仍未能有效提高当地生育率。仁川的生育率排名倒数,生育率仅为0.66。

  报道称,韩国公务员的福利和晋升也与生育直接挂钩。韩国政府此前宣布,从2024年1月开始,最基层两级的公务员,如果生2个或以上的孩子,就能在晋升评比时获得额外积分。如果拥有2个以上子女,退休后返聘的最长年限也会由3年延长至10年。

  >>企业

  奖励生孩子员工1亿韩元

  政府减税和鼓励企业生育奖励计划

  近日,韩国房地产和建筑巨头富荣集团宣布,将向员工发放巨额的生育奖励,以帮助提振该国创纪录的低生育率。富荣集团宣布,将向2021年之后诞生新生儿的员工家庭提供每一胎1亿韩元(约合54万元人民币)的生育奖金。富荣集团创始人李重根(音译)表示该集团共向符合标准的员工发放了70亿韩元,其中有3个家庭生育了两个子女,另有2个家庭生育了双胞胎,因此各获得2亿韩元的奖励金。

  与此同时,韩国内衣品牌裳邦尔也宣布将为怀孕员工提供奖金,生育三个孩子的员工可获奖金高达1亿韩元。在公司的生育奖励计划下,职员生第一胎可获得3000万韩元,第二胎可得3000万韩元,第三胎则有4000万韩元。该公司还将为需要接受试管婴儿疗程的职员提供高达300万韩元的资助。

  此外,韩国总统尹锡悦上周也指示官员提供税收优惠和其他支持措施,以鼓励企业推出生育奖励计划。不过,许多企业员工表示,单是金钱本身无法改变员工是否生育的看法。

  >>原因

  经济因素是主要原因

  性别歧视是低生育率重要因素

  对于韩国低生育率的原因,《纽约时报》分析称,首先,韩国有独特的残酷学业竞争文化,在常规教育之外还有无数补习班,导致家长的焦虑和学生的痛苦虑和学生的痛苦,,可能将家庭生活变得像地狱一样,以至于许多人宁愿不要孩子。其次,韩国长久以来一直处于网游文化的前沿,特别能吸引年轻男性沉浸于虚拟世界并进一步远离异性。

  《朝鲜日报》曾分析称,就业、房子和教育是韩国年轻人的三大压力来源,也是让他们远离婚姻与生育的“幕后推手”。经济因素是韩国人不生孩子的主要原因。在韩国,结婚被视为生孩子的先决条件,但当地结婚率也在下降,主要原因是因为经济负担过重。面对高昂的教育费用、住房成本和就业压力,近年来韩国社会的晚婚晚育现象愈加普遍。韩国生育率最低的城市是首都首尔,仅0.55,主要就是因为首尔生活成本高,经济压力大。

  此外,性别歧视是制约韩国生育率的另一大因素。许多女性不愿意生小孩的原因是怀孕和分娩对她们职业生涯会造成负面影响。韩国女性在职场往往面临性别歧视,在家务或照护孩子上也必须承担更多。受根深蒂固的传统文化影响,过去韩国一直有“男主外、女主内”的思想。随着时代发展,尽管韩国已婚女性的就业率大幅提高,但育儿和家务的大部分负担仍落在妇女身上。这也导致近年来韩国流行一句话,“小学一年级是职场妈妈的坟墓”,说的是近年来因孩子上小学而辞职的女性人数正在增加。

  在韩国乳制品公司担任经理的34岁女性郭泰希(音译)表示:“我结婚三年,生孩子一直是我的愿望之一,但我还想升职,不希望在职场上受到忽视。我去年开始考虑做试管婴儿,但最后还是决定继续努力工作。我不知道世界上其他地方是怎样的,但在韩国企业,生孩子是无法升迁的,我希望明年或后年再尝试试管婴儿。”

  >>现状

  幼儿园招不到娃变成养老院

  157所小学今年没有新生报到

  2月26日,韩国教育部表示,今年韩国国内的小学新生创下历史新低,有多达157所小学没有新生报到,还有多达169所大学招生未满,多了超过1万个空缺名额。

  韩国教育部指出,今年的小学一年级新生是于2017年出生的,未来几年新生数量将持续减少,招生状况也会越来越糟。

  由于持续招不到幼儿,很多幼儿园生存困难,最终改造成养老院。韩国光州的一家养老院就是用幼儿园改造的。据养老院的负责人李敏淑(音译)介绍,2022年,经营了40多年的幼儿园因招不到幼儿被迫关闭,后来改造成养老院。她说:“现在听不到小孩子们天真的笑声了,倒是会不时听到老人去世的消息,每次听到,我都心痛不已。”

  令人感到唏嘘的是,因为结婚的年轻人越来越少,有些结婚礼堂竟然改造成殡仪馆。釜山市最大的一家殡仪馆就是用结婚礼堂改造的。一位釜山市民感慨:“这是我结婚的地方,现在因为父母的葬礼,我又来了。”

  此外,韩国许多高校也面临招生危机,韩媒曾以“僵尸大学”形容几乎空无一人的校园。韩国教育部则证实,已有84所大学陷入经营困难,随时可能宣布倒闭。在首尔南部的大田,一所废弃学校内部空荡荡的走廊和长满野草的校园,成为摄影师和城市探险的热门地点。

  低生育率会让韩国走向何方?《纽约时报》分析称,韩国将面临一个选择:要么忍受随着年龄结构迅速倒转而引发的经济崩溃;要么尝试接纳规模远超西欧的移民,而目前的西欧移民已经造成社会不稳。不可避免将会出现的是,老年人被遗弃,大片的鬼城和破败的高楼大厦以及年轻人纷纷移民,因为他们看不到负担一个国家的退休老人有何未来可言。

  韩国《中央日报》发表社论表示:“韩国现在已处于面临存亡的紧要关头,没有时间可以浪费。”在互联网上,韩国网友们关于韩国“灭亡”的讨论从没断过——“最后一位韩国人将在2750年消失”“韩国很有可能成为全球第一个因为人口减少而灭亡的国家”等相关言论屡屡被热议。

  >>日本

  去年新生儿仅75万

  未来六年是扭转趋势最后机会

  韩国不是唯一面临人口迅速老化问题的亚洲国家。2月27日,日本厚生劳动省公布2023年人口动态统计,去年日本新生儿出生数为758631人,创下历史新低,下降5.1%。

  厚生劳动省数据显示,日本低出生率的情况再度恶化,显见出生数逐渐下降至70万以下已经不可避免。日本出生数在1973年的209万人高峰后,开始逐渐减少,2016年首度跌破100万人、2022年首度跌破80万人,2023年又降至75万余人,已连续8年减少。

  此外,日本2023年死亡人数为159503人,死亡人数比前一年增加约21524人,创新高。除了出生和死亡数外,日本结婚人数同样下跌至489281人,比上一年减少5.9%。

  根据日本国家人口与社会安全研究所估计,日本到2070年人口可能会减少约30%,至8700万人,平均每10个人中就有4人的年龄在65岁以上。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林芳正27日表示,日本出生率下降的状况确实十分危急,在2030年之前的6年里,年轻人的数量会迅速下降,现在就是扭转这一趋势的最后机会。对此,日本制定了“加速计划”,在未来3年内集中采取措施,从成本、教育、职场、财政四方面入手以期破局,提高生育率。

  报道称,日本在2030年后适婚年龄的人口将急剧减少,被称为“2030年悬崖”,据此判断未来日本出生率下降的趋势将难以逆转。 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 郭霁 编译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编辑:张佳萌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黔灵山公园多人暴力抓捕猕猴?贵阳林业局回应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