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假扮"军官"谎称帮人读军校诈骗 亲儿子都上当

成都商报 @ 2018-05-26 08:01:53

在各自支付数万元后,四川眉山人瑞瑞和同样身揣军营梦想的叶某、刘某并未被自称是某部队军官的曹大辉带进军营,却在川内四处训练。在三人怀疑被骗欲拆穿之际,曹大辉将自己儿子曹晓辉和儿子的女友王某也带到一起训练,打消了三人的怀疑……

5月25日,眉山市公安局东坡区公安分局办案民警介绍,目前曹大辉因涉嫌诈骗已被判刑。

不过,曹晓辉至今仍没想通,从小便没给予自己太多爱的父亲,为何要骗自己的亲生儿子。

▲曹大辉网上购买的假军用物资和证件等

微信搜索附近的人结识“军官”

支付近7万元帮儿子圆军人梦

一身戎装、金戈铁马,小伙瑞瑞从小就有一个军人梦,无奈体检不过关梦想破灭。就在瑞瑞垂头丧气之时,母亲毛某通过微信上搜索附近的人,认识了自称某部队军官的曹大辉,表示可以帮他儿子圆梦。

在骗取毛某30200元后,瑞瑞2016年11月从曹大辉处拿到一份入伍通知书,不过,当时瑞瑞并不知道该通知系伪造,还将此消息告诉了亲朋好友,甚至还请客答谢大家。

后曹大辉自称已升为某部队驻成都办事处主任,上校军衔。其以让瑞瑞留在某部队驻成都办事处服役为由,将瑞瑞留在成都并给瑞瑞配发网上够买的仿军用装备,后又以请部队领导吃饭为由骗取毛某6000元。

之后,曹大辉又以让瑞瑞读军校为由,骗取毛某9000元;以介绍毛某及表姐毛某某到某部队驻成都办事处工作等为由,共计骗取毛某近7万元。

不进部队却四处训练

拉来儿子打消他人疑心

之后,叶某、彭某也如出一辙,向曹大辉支付数万元“入伍费”,先后被曹大辉任命为部队“文职人员、后勤人员”等,瑞瑞也被曹大辉提拔至“士官”。

让瑞瑞等人奇怪的是,曹大辉并未将其带至部队,一开始,曹大辉还要向几人支付几百至上千元不等的“部队津贴”,后来,曹大辉又将三人带至眉山、成都、乐山等地训练。

训练并非全天候,而是接曹大辉电话通知,地点也经常更换,训练结束后则各回各家。瑞瑞等人觉得不对,几番试探,更是觉得自己受骗。在瑞瑞三人密谋揭穿其骗局时,曹大辉竟然将其儿子曹晓辉和曹晓辉女友王某带来训练。

“如果是骗子,怎么可能骗自己的儿子?”曹大辉这一举动,打消了瑞瑞等人的疑惑。随后的时间里,几人开始四处训练:早上跑5公里,队形、队列,体能训练……除了没进部队,一切看起来都有模有样。

2017年11月,曹大辉以某部队驻成都办事处主任的虚假身份赢得眉山人陈某信任,利用陈某租用的某废弃中学场地改建成某部队国防教育基地,在得到曹大辉“以后学生军训利润分成”承诺后,陈某投资7万多元改建了场地。

同时,曹大辉在网上购买大量军用被装和军用物质发放给瑞瑞等人,并分别带领瑞瑞等人四处训练。

落网后未对儿子等人致歉

其子感叹从未想过会被父亲骗

2017年底,接到举报后,东坡警方多方调查,核实了其假军人身份,因涉嫌犯罪,警方将其刑拘,并从其住处查获大量虚假军用物资。

被警方刑拘后,曹大辉仍表示认罪不悔罪,对被骗的几人包括儿子都没有一句道歉,对作案动机也用“想找点钱来花”推脱。

警方介绍,曹大辉是成都人,曹晓辉年幼时,曹大辉便和其母亲离异,跟着奶奶一起生活的曹晓辉对父亲的事知之甚少,但他接到父亲召唤时,还是选择了信任。彼时,刚从大学毕业的他,还憧憬起走进“军营”的日子。

“没想到,我的父亲连我也骗。他是个假军人,却真的骗了我。”曹晓辉说。(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重庆高校开学 有个新生萌妹子竟叫“黄蒲军校”

社会新闻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