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新闻 > 九州 > 社会新闻 > 正文

三级医院“便民门诊”在湖北陕西等地“回归” 另有多地坚持取消

社会新闻 澎湃新闻 2023-12-09 09:47:07

澎湃新闻注意到,今年以来,基于医保门诊统筹便民利民服务的开展,被部分地方视为违背三级医院定位方向的“便民门诊”,已在湖北省、陕西省和辽宁省大连市、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河南省安阳市、四川省德阳市等地三级医院“回归”。

“便民门诊”前的高峰时刻。极目新闻 图

2015年9月,国务院印发《关于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的指导意见》提出,三级医院要逐步减少普通门诊,分流慢性病患者。此后,全国各地纷纷出台类似的规定。海南省去年8月甚至提出“逐步取消三级公立医院普通门诊”。今年11月,江西省则再次强调“引导三级公立医院逐步减少普通门诊,到2025年三级公立医院门诊人次数与出院人次数比逐年下降”。

虽然“便民门诊”不同于普通门诊,“便民门诊”一般不看病,慢性病患者只需携带门诊病历就能直接开药,但是早年间部分地方认为“便民门诊”也违背分级诊疗改革对三级医院的定位方向。2014年,北京10多家大医院相继关闭“便民门诊”的消息,一度引发广泛关注和讨论。据海报新闻报道,直到今年9月,山东济南不少市民仍然在反映,济南各大医院的“便民门诊”一一消失,令人不解。

湖北、陕西等地三级医院已全面开设“便民门诊”

“便民门诊”,一般是指医院针对常见病、慢性病患者长期治疗需定期开药或需开具相关医学检验单或一般检查开设的门诊。

今年2月,湖北省医保局、湖北省卫健委印发《关于优化职工医保门诊统筹便民利民服务举措的通知》,提出“各级开通门诊统筹结算的定点医疗机构,要开设便民门诊服务”。

2月初,公立三级综合医院——武汉市武昌医院,在全市首批开通“便民门诊”。武汉市医保局2月14日发布消息,“武汉全市门诊统筹定点医疗机构已经开设便民门诊”。其中,武汉市《第一批职工医保门诊统筹定点医疗机构名单(544家名单)》,就包括了三级医院湖北省人民医院、武汉市中心医院、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等。

3月6日,陕西省医保局也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门诊统筹便民服务工作的通知》,提出二级以上医疗机构应设置“便民门诊”,并根据患者诊疗数量动态调整窗口、工作人员数量及服务时间,满足群众诊疗需求。

此外,辽宁省医保局今年1月在发布《关于建立健全职工基本医疗保险门诊共济保障机制实施意见》时,虽然没有明确要求设立“便民门诊”,但是随后在2月公布的政策解读中也提出,“鼓励定点医疗机构开设便民门诊”。

其中,辽宁大连市医保局和卫健委等部门2月27日发布《大连市职工基本医疗保险门诊共济改革便民惠民实施方案》,要求“全市所有定点医疗机构全部开设便民门诊”,其中“三级综合定点医疗机构开设临时便民门诊,均免收挂号费和诊察费,以缩短慢性病、常见病患者排队等待时间”。

澎湃新闻注意到,两年前大连市卫健委还曾强调,大连市将取消全部大型综合医院的“方便门诊”。大连市卫健委2021年6月在答复市政协十三届四次会议罗天益委员《关于取消综合性医院的方便门诊》时曾表示,国家、辽宁省卫生健康部门暂时没有方便门诊的相关管理与规范,大连市分级诊疗工作仍在积极推进中,一些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还不具备足够的承接能力,基层的基本药物目录还没有与大医院统一,在此背景下取消方便门诊,会给部分患者带来诸多不便,所以目前正在逐步过渡中,待各项条件成熟后,大连市将取消全部大型综合医院的方便门诊。

事实上,虽然“国家卫生健康部门暂时没有便民门诊的相关管理与规范”,但是今年以来三级医院这一波“便民门诊”的设立,主要由医保部门在推动。

例如,今年2月,四川“德阳市医保部门率先支持引导定点医疗机构设立便民门诊”,三级甲等医院德阳市人民医院等纷纷开通“便民门诊”。

河南安阳市医保局,也大力推动职工医保门诊统筹定点医疗机构“便民门诊”设立。截至3月31日,安阳全市40家县二级以上职工医保门诊统筹定点医疗机构均开设了“便民门诊”。

黑龙江牡丹江市医保局,则以全面开展门诊便民服务为抓手,持续推动门诊共济稳步实施。截至今年5月,牡丹江全市公立医院“便民门诊”已实现全覆盖。

江苏南京、四川眉山等地坚持取消三级医院“便民门诊”

据国家卫健委公布的历年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我国三级医院诊疗人次数,2018年为18.5亿人次,2019年为20.6亿人次,2020年为18.0亿人次,2021年为22.3亿人次,2022年为22.3亿人次。

目前,已有个别地方如湖北荆门市,在对城市公立医院2022年度综合改革工作开展专项绩效考评时发现,“三级公立医院功能定位尚待进一步落实”。

澎湃新闻注意到,在湖北省、陕西省推动全省三级医院也设立“便民门诊”的同时,四川眉山、江苏南京等地坚持取消三级医院“便民门诊”。

四川省眉山市卫健委今年8月1日在答复市政协五届三次会议黄鸿辉委员《关于在市级公立医院开设便民门诊的建议》时就表示,在三级公立医院开设“便民门诊”,可能会导致较多本该在基层诊疗的慢病患者聚集到三级公立医院,增加三级医院不必要的诊疗负担,影响诊疗秩序,违背分级诊疗原则。

根据国家《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的指导意见》,城市三级医院主要提供急危重症和疑难复杂疾病的诊疗服务;县级医院主要提供县域内常见病、多发病诊疗,以及急危重症患者抢救和疑难复杂疾病向上转诊服务;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和康复医院、护理院等,为诊断明确、病情稳定的慢性病患者、康复期患者、老年病患者、晚期肿瘤患者等提供治疗、康复、护理服务。

眉山市卫健委在答复中说,在市级医院设置“便民门诊”,还存在医疗安全风险。“便民门诊”,仅对诊断明确且病情稳定的不需要调整治疗方案的慢性病患者取药或常规化验检查提供服务,不接诊首诊及病情不稳定患者,“便民门诊”医师不负责解释检验、检查结果。如果大量患者脱离专科门诊到“便民门诊”诊疗,医疗风险大大增加,不利于患者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同时容易产生医疗纠纷,影响安全稳定。

江苏省南京市卫健委8月23日在人民网回复网民关于“不少医院没有便民门诊,高血压、高血脂患者开药都得挂号排队,一等就是大半天,开的药还没有挂号费贵”的留言时也强调,根据省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医疗救治组《关于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全面实行预约诊疗的通知》要求,“全省三级综合医院、三级中医医院要重点保障危急重症和疑难复杂疾病患者的诊疗服务,停止开设方便门诊,并逐步缩减慢性病门诊号和普通门诊号”,所以建议网民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开药。

安徽省合肥市委办公室9月21日在人民网回复网民留言时则透露,根据国家“专病专治”相关要求,合肥市第三人民医院制定并公布了《关于规范方便门诊用药的补充通知》,对一些专科的治疗药物,要求到专科门诊就诊、开药,以保证患者的合理用药和用药安全。

澎湃新闻注意到,今年以来,四川内江市卫健委、云南曲靖市卫健委和甘肃兰州市西固区卫健局等部门在答复网民或人大代表时,也已分别解释了当地一些三级医院未设立或停止设立“便民门诊”的事实。

此前,山东烟台市卫健委2019年4月在答复市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刘维正委员《关于在公立三甲医院继续设立便民药房的建议》时曾强调,大医院的主要职责是解决疑难杂症,为一些慢性病人开设“便民门诊药房”,不合乎其功能定位,给慢性病人开药、开简单检查等社会功能应主要由基层卫生医疗机构承担。下一步,将把“便民门诊药房”的功能逐步转移到社区医院。

不少地方三级医院停设“便民门诊”后,以全科门诊取而代之。

浙江宁波市2016年曾安排当年年底前所有市级医院逐步取消类似于“便民门诊”的“简易门诊”。宁波市一院门诊部当时强调,医院同时增加了全科医生门诊的天数,“全科医生的知识更全面,能满足一些需要定期追踪的慢性病人的需求”。

2018年11月,在国家卫健委举行的介绍深化医改典型经验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提到,当时重庆大型三甲医院非常受欢迎的“便民门诊”取消了,“便民门诊”只要2块钱,现在叫全科门诊,全科门诊挂号费5块,必须提前预约。当时重庆市卫健委一位副主任从分级诊疗的背景解释说:“国家积极推行分级诊疗,鼓励大病才到三级甲等医院,如果只是开药,鼓励你到社区卫生中心就行了。”

今年2月27日,安徽省安庆市政府在人民网答复网民关于“建议安庆市立医院东院区增开方便门诊”的留言时也表示,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的指导意见》,市级大医院能集中资源解决疑难重症。各项医改政策正在逐步实施,其中包括各大医院建立完善全科医学门诊,承担初诊筛查、分诊和一般复诊处理。按照政策要求,该院东区未设立“方便门诊”,开设了全科医学科普通门诊;南区方便门诊也在逐步被全科医学门诊替代。

另据海报新闻报道,今年9月,不少济南市民反映“之前在便民门诊抽血化验或者拿药很方便,排队不超过10分钟,最近来医院发现便民门诊不见了。”记者调查发现,山东省千佛山医院、山东省立医院、山东大学齐鲁医院等医院,多年前已取消“便民门诊”,看病取药需要到相应科室,可以挂普通号。山东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的“便民门诊”改成了慢病门诊,“(开)彩超、心电图、抽血(的检查)或者开药,都可以”。


来源:澎湃新闻

编辑:王蜀周秦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广州一违建楼烂尾19年仍住满人:租户称喜欢这里便宜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