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新闻 > 九州 > 社会新闻 > 正文

湖南58岁男子放礼花弹被炸伤昏迷多日 仍在ICU抢救

社会新闻 华商网-华商报 2024-02-19 07:04:41

大年三十,男子燃放礼花弹刚点燃就爆炸,不幸重伤住进ICU抢救。

“没想到他放到第5个就直接炸了。”2月17日,湖南永州邓先生的儿子接受记者采访时证实,其58岁的父亲被礼花弹炸伤已第8天,至今尚未脱离生命危险。

“刚转身就听到‘砰’的一声”

截至2月17日,湖南永州东安县邓先生已在ICU病房里连着抢救了8天。

邓先生的儿子讲述了2月9日除夕夜的情形,惹祸的是他购买的礼花弹。“是那种直径3寸的,好像正常的手榴弹那么大,30块钱一个,我当时买了11个。我自己已经放了三个了,我父亲也放了1个,都是正常的,他是放到第5个时出的事。”

“我和我妈看到他用打火机一点,我们刚一转身,就听到‘砰’的一声,我老爸就被炸倒了……它上面厂家信息都是英文的,我们也看不懂,还是很危险的。”

邓先生的儿子称,这枚礼花弹不太正常,没有延时就爆炸了。“前面燃放的几个(礼花弹)都有二三十秒的延时。”

头部面部被炸 伤得不轻

邓先生的儿子告诉华商报大风记者,父亲的面部和头部被炸伤得不轻,“他是半边脸骨折,一个眼睛炸掉了。”

医院诊断证明书显示,邓先生脑挫伤,创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右侧额颞顶枕部、左侧顶枕部硬膜下血肿,颅骨和面骨骨折,右眶骨骨折,右眼创伤性失明,左眼损伤,鼻骨骨折,鼻部挫裂伤伴缺损,鼻出血、下颌骨骨折。

邓先生的儿子表示,销售礼花弹的人姓蒋,1992年生人。“我父亲的伤情还比较严重,今天(2月17日)已经是事发第8天,医生说还没有度过危险期。我父亲的救治费用已经花了八九万,对方没有垫付1分钱。”

售卖者疑私人销售

记者了解到,事件发生后,邓先生的儿子打了报警电话,“我们拨打了县应急管理局的电话,大年三十他们就过去了,我是当场报警,并做了笔录。剩下的礼花弹已经被应急管理局的工作人员带走了。”

邓先生的儿子表示:“我事发后了解到,那种礼花弹确实不能燃放,销售也需要办理许可证,绝对是不允许私人卖,更何况他还是无证销售。他的货可能也是找的私人进的,我认为,这条产业链如果不被曝光出来的话,以后还会有人去购买,也容易发生危险。”

谈及维权诉求,邓先生的儿子表示:“如果无证销售,就应当承担相关责任,希望有关部门帮我们解决问题。”

售卖者回应:“自己挺委屈”

2月17日,记者联系上了提供烟花爆竹的蒋先生,他表示现在对方要打官司,大过年的自己也挺委屈。

“我不是专门卖烟花的,我是在长沙别人那买的。我跟他是一个俱乐部群里面的,他找我,我就分了几个给他,我也没有赚他的钱,多少钱买的我就多少钱卖给他的,那个3寸的是30块钱一个,而且我只给了他一个人。”

蒋先生表示:“他本来一开始就要起诉我,要我全额垫付医药费,看最后多少钱,多退少补。但说句实在话,这个事情又不是我的全部责任。客观地说,我是出于好心,我没有赚他的钱,我只是分了几个给他,而且烟花也不是我生产的。”

对于此事的处理情况,蒋先生告诉记者,“我2月16日晚上去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做了笔录,警方现在还没有出处理结果。”

县域销售烟花爆竹必须办证

2月17日下午,记者致电东安县应急管理局,一位值班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在县域销售烟花爆竹必须办理许可证。

“当天值班人员和今天的值班人员不一样,我会向领导汇报这个事情。到时候问一下给你回复。”他同时表示。

记者询问调查处理进展,这位值班工作人员答复称:“我知道了会回电话给你,这个情况还是要问一下领导,我只是今天的值班人员,不是很清楚那天发生什么事情,明天会正式上班。” 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 李华

河南10岁男孩

被烟花炸伤身亡

家属:警方正在全力排查凶手

龙年春节,对于河南开封的乐乐(化名)一家人来说,过得尤为沉重。2月17日下午,经过5天的全力抢救,乐乐最终还是离开了人世。“人没了,昨天下午走的。”2月18日上午,乐乐的二姑悲伤地告诉记者。这一切,只因大年初三夜,一枚烟花。

乐乐的事,被越来越多的人知晓,源自于一条两天前的“寻找目击证人”的抖音求助。求助帖称,2月12日晚上8点20左右,在河南开封市尉氏县“网红桥”东北角,一枚“狼嚎”烟花扎住一个10岁男孩后脑勺,孩子的奶奶精神已经不正常了,孩子父母三天滴水未进,请大家帮忙转发寻找放炮人,定重谢。

2月18日,记者通过求助帖上的电话,联系上男孩乐乐的二姑,其告诉记者,求助属实,但是经过几天的抢救,乐乐没能救过来,在2月17日下午5点多离世了。

乐乐二姑向记者还原了事发经过,其称,12日晚,侄子一家五口从老家开车回县城,路过事发地——在北三环附近有一座新建的桥梁,现场有很多人在放烟花,一度堵车,乐乐想拿着压岁钱去给妹妹买吃的,于是爸爸带着他一起下车。

当时,两人一前一后,从人行道走向斑马线,突然从人群中窜出一个类似“狼嚎”的烟花,扎进了乐乐的后脑勺,爆炸了。“他爸听到炮响,往后一看,孩子已经躺地上昏迷过去了,一大片血。”乐乐二姑说。

“孩子送到医院,做了三次手术,医生下了两次病危通知书,最后没有抢救过来,亲人凑的抢救费都花掉了20多万。”乐乐二姑说,现场也报警了,但截至目前,还没有找到凶手。“那个烟花应该是叫狼嚎火箭类的,肯定要朝天上放的,不知道为什么朝人群放,县公安局也在全力帮我们排查凶手,现在一家人都非常伤心,最大的诉求就是尽快找到凶手。”

18日上午,记者拨打尉氏县公安局电话,对方表示采访需要联系县委宣传部,不过,记者多次拨打尉氏县委宣传部电话,均无人接听。 据大皖新闻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编辑:王莉文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连霍高速甘肃段返疆滞留车辆全部疏解 甘肃进疆路网全部恢复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