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忘年兄弟"情之痛 8岁小男孩给21岁流浪汉销赃

华商网-华商报 @ 2018-01-19 06:52:03



  21岁的小马被批捕时,他8岁的“弟弟”亮亮(化名)正在上课。这对相差13岁、在两年多时间里建立起深厚感情的“兄弟”,小马盗窃,亮亮销赃。华商报曾多次报道,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相似的经历让他们成为相互取暖的“亲人”,家庭的不完整,从小缺少父母的关爱,在留守中孤独成长,是二人惺惺相惜的催化剂,但他们在一起时却走上了歧途……

  “小小的小孩,今天有没有哭,是否朋友都已经离去,留下了带不走的孤独……”1月16日,在渭南市临渭区看守所,想给“弟弟”亮亮唱歌的小马,低声吟唱着《亲爱的小孩》这首歌……

  此时,在约8公里外的亮亮家,因为生病,亮亮当天没去上学,正坐在床上用渭南市特殊教育学校爱心捐助的点读机学习拼音和汉字。

  而这,也正是小马一直以来希望弟弟去做的事。

  “哥哥,我们一起玩吧……”

  一声炮响让两人结识

  2017年9月后的几个月里,21岁的小马在渭南流浪期间多次盗窃,所得赃物多次派亮亮销赃。同年12月7日,渭南警方将小马抓获。

  2018年1月12日,小马被检察机关批捕。当日,是亮亮上学的第二天,因表现好,老师给他的额头贴了“优”字鼓励。对于渭南市公安局临渭分局巡特警大队便衣中队中队长周佼来说,经手的这起案子已暂时告一段落,但她的心却一半是欣慰、一半是遗憾。欣慰的是,社会各方帮助亮亮走进了课堂重拾学业;遗憾的是,小马在初入歧途时却没有人能拉一把,让他越陷越深,。

  “在他小时候,家里条件很差,母亲是四川人,父母分手后,母亲回到四川,而父亲外出打工,他成了一名生活在老家榆林的留守儿童。”周佼说,小马从小非常喜欢音乐,想学音乐却因为家庭条件太差等因素未果,觉得是父亲耽误了自己的梦想。初中辍学后,小马带着从家里拿的3000元钱开始流浪,先后到北京、四川等地,直至2015年前后来到渭南。

  同年,亮亮和爷爷、奶奶来到渭南。与小马经历相似,亮亮父母打工时相识并一起生活,在亮亮3岁时分手,后双方再无联系,父亲南下打工,亮亮由爷爷奶奶照顾。目前,亮亮父亲已重组家庭,并育有一子。自到渭南后,亮亮父亲3年来一直没有回过老家,也没有看望过这个儿子。

  亮亮和小马的相识,缘于亮亮刚来渭南时的一次路边玩耍。当时亮亮在路边放鞭炮玩,小马从旁边经过。“哥哥,我们一起玩吧……”亮亮拉着小马的手发出邀请,小马有些犹豫,但禁不住央求,俩人一起在桶里放了个鞭炮,由此成为朋友。

  从去年9月起,小马便带着亮亮作案,从起初针对路边乘凉市民随意放置的手机和充电宝顺手牵羊,到后来小马独自砸车窗盗窃财物,再“安排”亮亮销赃。

  周佼了解到小马的经历后深受触动,也让她对预防留守儿童犯罪有了更紧迫的使命感。她在粗略梳理后发现,近年来办理过的青少年犯罪案件中,与父母都能陪在身边的孩子相比,留守儿童或有留守儿童经历的年轻人,走上歧途的几率相对更大一些。小马虽有一点法律意识,但没能依靠这些观念约束自身行为,在刚走入歧途时,又有侥幸心理的驱使,加上也没有人去早点“拉一把”,才在歧途上越走越远。虽然小马的经历让人同情,但他已经成年,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周佼认为,要避免留守儿童走上歧路,必须要让这些孩子去上学,并兼顾德育与学业。警方等部门也可以经常性开展法制教育宣传进校园,帮助孩子们增强法律观念和意识、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哥哥让我长大不要学他

  学他肯定会被抓住”

  去年12月28日,在与华商报记者交谈时,亮亮曾说“我们两个谁都离不开谁,哥哥对我很好,什么都买,还买最贵的,牛奶也给我喝最贵的”。

  在与亮亮的交谈中,记者也感受到了小马内心对于亮亮的矛盾。亮亮说:“哥哥让我长大不要学他,学他肯定会被抓住。哥哥也说过让我去上学……哥哥还说,我还小,就算被抓住了也没事。”

  在小马刚被警方抓获后的几日里,亮亮也曾多次回到两人一起栖身过的一片待建工地附近。“那几天我都会回去看看,远远地冲着我们的‘老巢’喊几声,哥哥没有应答,我就又回来了。”

  据办案民警透露,亮亮和小马两人感情确实很深。在小马被民警抓获后,亮亮独自在“老巢”睡了一晚,天亮了还没见哥哥回来,亮亮也有些着急,但不知去哪儿找,只好先回了家。等再回来的时候,他站在一处矮墙上,远远地看见和哥哥栖身的草丛旁有警灯闪烁,而被押着的那个人和哥哥很像。“那个人肯定是我哥,可惜我去晚了……”亮亮惋惜地说。

  而亮亮祖孙4人(包括亮亮4岁的堂妹)租住的家,只有一间房间作为卧室,屋内杂乱地堆放着生活物品,除了一盏昏暗的电灯和一台旧电视机,再无其他电器。

  爷爷经常性腿疼,只能通过喝酒来缓解;奶奶不识字,只能照顾一家4口的饮食起居。“之前我在附近的一所幼儿园给报了名,可他只去了一星期就不去了,我们也没有办法。”爷爷说,此后亮亮便一直待在家,但跑得太快,总是一眨眼就找不到人了。

  为了生活,爷爷之前也忙于收购废品。“两个孩子要上学,吃饭、水、电……都要花钱,我不想给儿子添负担。”他说,有时候忙顾不上做饭,就让亮亮拿些零钱出去买吃的。

  也正是这段时间,亮亮经常和小马一起玩,甚至夜不归宿,晚上两人睡在草丛里。爷爷说,也去找了,有时能找到,有时找不到也不知道该去哪儿找,只能任他流浪,一般过一两天就自己回来了。

1 2 3 4 ..9 全文

深度|"忘年兄弟"情之痛 8岁小男孩给21岁流浪汉销赃

要闻

8岁男孩给流浪汉销赃:疫苗补种后近日即可入学

要闻

8岁男孩给流浪汉销赃:疫苗补种后近日即可入学

西安新闻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