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新闻 > 专题资料库 > 正文

肖云儒“复兴重塑经营”向世界舞台呈一张西安新名片

专题资料库 西安晚报 作者:职茵 2017-08-15 14:09:02
[摘要]原标题:复兴+重塑+经营向世界舞台呈送一张西安新名片学者肖云儒为丝路文化高地把脉建言 从国内来看,西安的区位优势更明显,它是中国的地理中心,辐射全国,是融通全国各地最便捷、成本最低,最有效率和效益的中心城市。

  原标题:复兴+重塑+经营向世界舞台呈送一张西安新名片学者肖云儒为丝路文化高地把脉建言

\

  肖云儒 记者 尚洪涛 摄

\

  大唐不夜城雕塑 记者 尚洪涛 摄

  他是闻名全国的文化学者,他曾以近八旬高龄两度重走丝绸之路,见识丝路的沧桑历史与万千变化;他以半个多世纪的阅历,体味并见证着古都西安的文化积淀与沿革变迁。他是学者肖云儒,他以智者才思、广博阅历,回溯历史、放眼世界,以自身在文化艺术领域的深厚底蕴,为这座挚爱的城市走向丝路文化高地而把脉建言。

  “变”速惊人 古城西安一展全新气象

  记者:肖老师,您好,作为在西安生活了半个多世纪的老居民,这座城市的文脉早已浸入到您的血脉之中,能否谈谈您对西安的感情?

  肖云儒:这个问题让我很触动。算起来,我在西安已经生活了五十七年,等于我人生的三分之二。西安就是我的第一故乡。我也可以说是一个“香蕉人”,除了口音没有彻底变,我的胃,我的思维,我的性格,里里外外都有了浓重的西安色彩。

  另外,我一辈子从事的专业,都跟陕西西安有着血缘般的关系。最早当记者,报道西安故事、陕西故事二十年。后来写评论,评论了三代近五百多位陕西作家艺术家。再后来又搞文化研究,课题又是长安文化和西部文化,把长安文化拉到西部文化的格局中审视,又把西部文化拉到丝路文化的格局中审视。我的事业也一辈子在西安。

  我对于西安的感情就像儿女对父母一样,在长安城里可以说她这不好那不好,出了长安城谁要是说长安不好我就跟他急。当然,我也不是一个只知顺从的“儿女”,我对西安的反思也很尖锐,那是恨铁不成钢呀,希望她更好呀。我与西安,就像一首歌唱的那真是“幸福着你的幸福,痛苦着你的痛苦。”

  记者:您和本土人一样深爱西安,有时又会以“异乡人”的眼光审视这座城市,这反倒多了一种新视角。作为文化学者,对新时期大西安的文化软实力,您有哪些新的体会,感受到的有哪些明显的发展?

  肖云儒:越对西安的文化人格进行反思,越觉得西安应该走得更快更好。近期西安的发展,的确给了我信心。这大半年西安变化非常显著,西安人都能感受到,也引发了外地广泛的关注。

  近来西安的工作给人强烈感受是两个字:新与敢。新——视野宽,思路新,点子多,力度大,成效显。敢—— 一、敢开门比较、敢示弱比强。西安虽然好,但打开门回观西安,以自己的弱项跟别人的强项比较,找不足,认不足,改不足。这就比出了一种哀兵必胜、背水一战的斗志和动力。这是当政者的勇气。二、敢自省自思,实实在在学别人的长处。我们跟浙江、武汉、成都对口学,不但走出去学、请进来教,还互派干部双向蹲点、挂职。不但在城市管理思维层面,而且在管理实践层面对口对点同步交流,承认差距,努力追赶超越。三、敢碰难题,抓住难点下重拳,哪里最困难,朝哪里下手,务求刀下见菜。你拖而不办,我就抓马上就办。电视问政,每位局长都在电视上直接接受老百姓问政,体现了父老乡亲当家做主,公务员才是“店小二”的态度。西安的文化积淀太深厚了,没有极大的人格力量是不敢碰硬的。“敢”,就是起跑,就是加速前进的开始。四、敢发声敢造势。既要干得狠,干得结实,也要敢于宣扬我们的做法、成绩,在整个城市形成一种心理场和情绪场,形成互相激励、追赶超越的氛围。我们常说秦人老实,迷信酒香不怕巷子深。在农耕文明时代,埋头苦干是最高褒奖,过分张扬则招人议论。如今风气开始变了,能感觉到西安城自信自豪的气氛浓了,干部市民的紧迫感强了,外地对西安的看法也在变。古城似乎有一种“重新登台”之感。

  回溯历史 西安曾给世界提供独特“中国方案”

  记者:西安这座城市的文化软实力一直被外界所关注,您感到西安的文化软实力还有哪些地方可以长足发展?西安的文化遗产、文化资源,它们的核心优势在哪里?有哪些在国内外具有辐射效应?

  肖云儒:西安的总体优势很多,从时间维度看,最突出的就是历史文化优势。历史文化优势我们常说,但一味重复那些人所共知的内容则容易产生视听疲劳。其实中华民族几千年来,在不同历史时期都给世界提供了独特的“中国方案”——治国理政、改造人类生存的中国方案。在中国古代的各种中国方案中,相当一部分是在西安及其周边地区提出来的。譬如周代(都城丰、镐二京在长安),社会政治管理采取了权力与礼乐相结合的一种文化化、柔性化治理。古代人的森严等级,常常是通过礼乐的区分来体现,硬制度被软化、温情化了。

  而秦的郡县制,提供了以多级地域行政体系治理一个多民族国家的方案。它还配套了许多社会统一管理的“标准件”,如“书同文”,“车同轨”,“度同量”,“行同伦”等。同一的文字创造了便捷无碍的沟通方式,标准相同的道路营构了便捷无碍的交流通衢,同一的度量衡规范着便捷无碍的商品交易途径,同一的伦理道德营造着有内聚力的精神世界。

  汉代董仲舒建议汉武帝独尊儒术,又是我们给世界提供的一个新方案——一个多民族国家一定要有自己的核心价值观,以将政心、民心凝聚于一个具有代表性的思想体系之中。

  汉代张骞凿空西域,开辟丝路,使汉唐盛世走进世界格局。正是丝绸之路造就了唐长安,使她成为我国最早的国际化大都市。一个国家一个地域一座城市,在当下世界更必须具有国际化视野、国际化格局,这是汉唐给世界提供的中国方案。

  宋元明清和现代以来,中华民族给世界还提供了许多优秀的中国方案。这些经过历史实践检验、行之有效的中国方案,一路数下来有十好几条,其中相当多发生在陕西、西安。西安历史文化体量之大、品质之好真是少有。

  西安历史文化遗存的“三态”保存之好也是少见的。地下的历史文化物态保存全国一流;文字典籍以及民俗民艺等文化的形态保存何等丰裕;民族优秀传统精神的神态保存更是书不尽言。物态的、形态的、神态的留存之丰厚、之完整,使我们西安成为历史文化的风水宝地。

  在我看来,历史文化优势应该有两种播扬办法,一种是学者的经院的,将西安的历史文化做深度的梳理,拿出有分量的学术成果。还可以构建另外一个坐标上播扬历史文化的体系和队伍,那便是用最通俗简明、最让人亮眼的语言向世界,向百姓,向青年表述西安、传播西安。

  从空间维度上看,西安的优势是处于国际国内的轴心、轴线上。丝路就是亚欧大陆之轴。长安、罗马是这个轴线的东西端点,一个“东方文化之轴”,一个“西方文化之轴”。我们都很期待将“两轴”的起点优势和地理中心优势更加充分地发挥出来。我曾经想过,能不能由西安发起、召集世界四大古都高峰论坛,抢占古都文化舆论高地?将雅典、开罗、罗马以及全球的重量级学者,邀集西安高端对话、高峰论道,将世界古都这个“高大上”的文化平台,再一次给予学术的、学科的充分肯定。造出舆论与声势后,可以接着召开世界四大古都的市长论坛,发表“古都宣言”,在更高层面定义世界古都在全球古代文化格局中的核心地位。进一步,四大古都还可以结为友谊城市,互设领事馆。时机成熟时,更可扩展为定期轮流主办的丝路古都会议、世界古都会议,以文化的名义牵手友谊城市,增设相关国家的领事馆。西安作为世界四大古都,作为中国八大古都之首,从无争议,我们一定要花大力气抢占这个文化的最高平台。

  从国内来看,西安的区位优势更明显,它是中国的地理中心,辐射全国,是融通全国各地最便捷、成本最低,最有效率和效益的中心城市。我觉得政府应该通过审慎地科学论证,提供一个一揽子思路,让西安的区位优势转型升级,将西安打造成为中国的“四心”:物流中心,即现在说的中国的孟菲斯。人流中心,或曰中国的达拉斯(美国中部城市达拉斯是美国的转机枢纽)。文流中心,或可称为中国达沃斯,文化话语与高峰会议中心。网流中心,或曰中国“三藩市”(即美国旧金山,海外华人称三藩市,硅谷所在地)。打造物流中心、人流中心、文流中心、网流中心,西安理应当仁不让。现在只提打造物流孟菲斯,区位优势资源似乎还没有充分发挥。一定要有系统思维,要借力打力,互为动力,形成合力,由点到面到线到体,全维推进。这是一种“点-线-面-体”的多向辐射思维。

  逆向思维 沿着丝路讲好西安故事

  记者:肖老师您曾以近八旬高龄,坐汽车两度重走丝绸之路,马上还要走第三次,八万华里25国,真是“八万里路云和月”呀。你见识过丝路各国的文化、艺术、民俗、经济的各种样态,见证过丝路文化经济带在新形势下相互链接、相互融合、相互发展的新趋势。您说丝路是地球之虹,您对西安在“一带一路”中发挥作用有何期待?有哪些好的建议?

  肖云儒:我跑丝路加起来只有不到半年,行色匆匆,还是有点浮光掠影。在丝路之旅中我有一个感触,在这个媒介时代,最好的传播方式,不仅仅要讲故事,更要有细节与亮点,抓住同一逻辑层面的细节和亮点,然后把它串联成线,然后辐射成面,然后在经济文化社会多向度多层次上结构为体。可以对西安人讲丝路故事,更要给丝路和全世界讲西安故事。我们不能“自说自话”,总停留在给西安人或给来西安的游客讲西安故事,要探索我们面对乌兹别克斯坦、意大利、土耳其、伊朗、印度这些丝路国家的人,面对世界,怎么讲好西安故事,怎么跟人家的历史文化相互勾连,找到双羸的话语?我力图在这方面尝试,用两种坐标讲两种故事体系,给外国讲中国故事,给中国讲丝路故事,不同的版本要有不同的内容、语气和关注点,要有不同的文化贯通,并抓住细节、抓住人物生发开来。比如中亚几国与中国相关的亮点就有:各国共有的民间智慧符号“阿凡提”。从中国迁徙到这几国的东干族,他们会说中国话,是沟通两国文化旅游的天然使者。还有千年之前就去过中亚伊塞克湖的玄奘和李白——中国的第一高僧和第一诗仙,等等。玄奘、李白与阿凡提的故事其实是丝路各国的通用语和文化符号,能够有力地促进丝路各国之间旅游市场的培育、促进经贸文化交流和民心相通。

  文化是社会交往发展的驱动力。给世界讲好西安故事,力量非常强大。与消耗性的物质产品相比较,精神产品、文化产品的最大优势是长效性和增值性。精彩故事、优秀作品和人才培养一旦进入丝路,会在异国土地上长久发酵并惠及周边、惠及下几代人。讲好西安故事不亚于输出西安商品。文化品牌其实就是潜在的商业品牌。文化让世界打开西安,让西安走进世界。

  拓展思路 建设丝路文化高地必须做好“三个转化”

  记者:在新形势下,西安文化资源的核心优势在哪里?哪些优势具有辐射全国、全球的效应。

  此外,西安还有哪些值得挖掘的文化资源,可以作为西安文化产业新的经济增长点?在全市第13次党代会上,曾明确提出将建设丝路文化高地,作为今后五年西安经济社会发展的重点任务,对于这些问题您能否提供系列建议?

  肖云儒:西安是丝路文化的起点,大力建设并推进丝路文化高地的理念势在必行。我个人觉得,抢占丝路文化高地,西安应该有三个“+”,一个“互联网+”,一个“文化+”,一个“丝路+”。西安的任何工作只要加上这三个要素,就有了特点和优势。

  怎样进一步发挥西安历史文化的优势和潜力,我初步想的是要有三个转化。第一个转化,一定要把资源性思维转化为市场思维,即项目、产品和品牌思维,把历史文化的资源优势变为项目和品牌的优势。如果历史文化优势永远停留在博物馆和典籍资料上而不变成产品,是很难进入经济循环的。

  第二个“转化”,一定要把党政干部和精英层面的文化自信,文化学习的热情转化为全民的、老百姓的文化自信和文化学习热情。如果西安要实现全城、全域旅游,成为一个全城博物馆,那就需要对全体市民进行本土历史文化的大普及教育,让每一个西安人都能讲精彩的西安故事,都是西安和丝路的优秀讲解员,都是西安的旅游形象大使。

  第三个转化,西安的文化项目和产品一定要尽快转化为新的知名品牌。在已有的品牌如兵马俑、华清池、城墙和市内五个丝路世界遗产点,还有曲江大唐系列之外,抓住一两个新亮点,重拳出击、短期见效,把全城的力量气势聚集起来,较为快速地打造一两个新的大品牌。有质量、还要有文化品位,再加上大规模宣传亮牌子,即“质-品-牌”三级推进思维,迅疾打造能够作为西安新标志的现代旅游产业。

  作为一个文化人,我更为热盼的当然是我的大西安、新西安,能够早日建成具有历史文化特色的世界都会。它意味着西安将会成为世界一流的大遗址保护示范之城,成为世界一级旅游目的地之城,成为国际国内的文化总部之城,成为世界知名文化产业聚集之城,成为世界知名的宗教融汇之城,成为高新科技创新和成果转化之城。

  记者 职茵

编辑:王彬

相关热词搜索: 长安 文化 古都

上一篇:专访西安市台州商会会长、陕西永和豆浆食品有限公司董事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