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嫌弃的杜明礼 背后是俞灏明的逆袭

微信号桃红梨白 @ 2017-09-11 15:20:00

文丨 谦叔 姜姜 图丨来源于网络

自从《煎饼侠》火了,只要把大鹏的脸搁在大银幕上,大家就想笑。

但出色的喜剧人,往往自带悲剧基因,只是在表演中,会用观众的笑声冲淡自己的泪痕。

在周五的星空演讲 为爱倾听直播里,我见识到了。

很多人对大鹏的印象是贫、嘚吧嘚,其实大鹏也有尬聊的时候。

在后台,大鹏跟俞灏明打招呼说“好久不见”,结果被diss :我们好像没见过吧。(尴尬了我的大鹏……)

大鹏把话圆了回来:“整个行业大部分我认识的人,都要跟我重新认识一遍。”

搞笑之下,有谦卑,因为他本身就是这样的人。做过记者、拍过电影,第一个演讲时,还会拘谨,会紧张,就像每个普通的年轻人一样。他分享的经历,也是蛮接地气的。

当时带着《煎饼侠》上“跑男”,其中一个环节是:在过山车上唱歌。

大家玩的都很嗨,只有大鹏特别惊恐,在过山车上嚎叫得声嘶力竭的,被网友们吐槽:戏过了啊。

在台上,大鹏抖出真相,“我经常在自己的作品里表演各种狼狈和不堪,但这次并不是。”因为他是真的恐高。

恐高症严重到什么程度?他一度想买蒙汗药吃,去各地看心理医生,在机舱里跳舞甚至抠自己手心……

天生飞不高,凭什么叫“大鹏”,靠什么当大鹏?

靠笨鸟先飞。一个字:

没有流利口才,不是科班出身,大鹏讲段子,用的是土办法:随身带着小本子,记下节目里、书里别人说过的话,希望有机会用的上。

外人看到的是,他讲讲段子,做做大保健,跟柳岩组组CP就红了。其实,最开始录脱口秀,他几乎是死记硬背地把稿子背下来,防止出错。

出身草根不重要,在机会到来之前,做好充分的准备,恐高的鸟才能飞的更高。

当天走上星空演讲的,还有一位真·草根——网红主播“牛哥”,他做直播,不自拍不搞怪,而是去寻找桥洞下、垃圾堆边的流浪汉。

上午摆摊维持生计,下午寻找流浪者,通过直播和网友帮忙,让23名流浪者和家人团聚了。

现在,牛哥不再摆摊,因为他要帮助更多的流浪者回家。

谁说小人物不能做出大大的事?

这是牛哥的人生目标,而台湾导演沈可尚他的人生目标,是电影。

《遥远星球的孩子》是部讲述自闭症患者的纪录片,拍了四年才完成。公益影片吃力不讨好的类型,因为获利微薄,他却说自己很幸运,因为人生有了清晰的立足点。

沈导的国语不怎么标准,带着台湾口音,却讲出了金句:

“我越来越相信未来不是我决定拍什么故事,而是生命自然会说故事给我听。”

生命会说故事给自己听,这也被俞灏明用自己的经历验证了。

1 2 全文

【中国人的活法】“潜爱大鹏”:在海底投放珊瑚礁恢复海洋生态

关注

大鹏首次携母登台《回家吃饭》泪洒现场

关注

摊上大事!大鹏"炮轰"范冰冰演技烂大呼演的什么玩意

要闻
取消

取消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