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新闻 > 国内 > 关注 > 正文

关中-天水:“丝路”之上再定位的经济区

关注 中国经济报 作者:吴渊 2016-10-08 18:36:02
[摘要]在关中-天水经济区统合发展的支持下,建立以西安为中心的大关中,实力与辐射能力得到提升,承担起丝绸之路新起点的重任。“在关中-天水经济区统合发展的支持下,建立以西安为中心的大关中,实力与辐射能力得到提升,才能承担起丝绸之路新起点的重任。

资料图片

  在关中-天水经济区统合发展的支持下,建立以西安为中心的大关中,实力与辐射能力得到提升,承担起丝绸之路新起点的重任。

  2009年,国务院批复了《关中-天水经济区发展规划》,包括陕西省的关中平原地区及甘肃省天水地区共六市一区7万平方公里的关中-天水经济区发展蓝图跃然纸上,大西安、大关中城市群的概念逐渐为人所熟知。

  4年后,“新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构想正式提出。在这一构想逐步实现的过程中,中国向西开放的通道被进一步打通,相关地区加强了与西亚、欧洲的联系,带动中国经济的发展方向向西倾斜,使得相对薄弱的西部成为我国新的开放前沿。

  横跨陕甘两省,位于新亚欧大陆桥中心,处于承东启西、连接南北的战略要地的关中-天水经济区,在新丝绸之路经济带所带来的开放理念与格局下,迎来了全新的发展机遇。“丝路”之上,关中-天水经济区的建设,同样也被赋予了新的内涵。

  陕甘互补,优化组合

  陕甘两省自古就有着丰富的合作历史,汉唐时,陕甘两省就是古丝绸之路的国内主干道。那时,中原王朝拿丝绸、茶叶、瓷器、漆器、铁器等代表了当时先进制造业的产品,交换西域各国的胡椒、葡萄、胡马、胡萝卜等农副产品。一方产业梯度高,一方产业梯度低,产业互补,就形成了繁荣的丝绸之路。

  “如今,以新丝绸之路区域内产业格局来看,我国的科技教育、高新技术、装备制造、电子信息、国防科技等实力较强,而中亚各国的支柱产业是能源与原材料,产业互补,也会形成一个繁荣的丝绸之路经济带。”陕西省社会科学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张宝通在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他同时表示,新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国际段不同于海上公海航行的自由通行,而是经过一个个主权国家,涉及到换轨、通关、检疫检验等诸多问题,实际上还存在许多障碍。因此,“陕甘两省应当加强合作,先把丝绸之路国内段建设好。”

  从国内看,陕甘两省之间同样有着产业互补的清晰特色。陕西,特别是以西安为中心的关中地区,综合科教实力在全国处于前列,尤其是国防科技,综合实力居全国第一。所以,陕西的主要产业是先进制造业。而甘肃的主要产业则是能源、原材料工业,从产业梯度看,陕西高,甘肃低,产业互补性明显。

  “陕西是新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新起点,而甘肃则是黄金段,两地合作好了,‘一带’起步的这一段就建设好了。之后,才能继续向西推进,继续走出国门。”张宝通在采访中这样告诉记者。

  省域合作必须发挥市场决定性作用“关中-天水经济区为什么单单把天水划进来?不仅仅是由于地理位置接近、同处渭水流域的原因,更关键的是天水的产业结构和关中地区的西安、咸阳、宝鸡等地非常接近。”张宝通表示,与甘肃省其他城市不同,天水市与关中地区同样作为国家三线建设时期的重点,都布局了相当规模的高新技术与电子、装备制造业。目前来看,关中地区相关产业的发展确实优于天水市,但若能相互融合,则更利于做大做强。

  “天水与关中地区的优化组合,就是要把以西安为中心的大关中建成全国的先进制造业基地。”他说道。

  然而,甘肃省经济研究院院长魏立桥在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却谈到,如关中-天水经济区这种跨省区的经济重点开发区,必须在市场起决定性作用的前提下,充分发挥各地资源禀赋,释放市场活力。

  “目前,天水还没有完全融入。”他坦率地表示。

  魏立桥认为,与长三角、珠三角沿海城市相比,西部经济的省际联系还较多地受行政壁垒制约。因此,在这种形势下,甘肃省应该主动利用政策调剂手段,把天水的资源要素主动融入关中。

  “认识新常态,引领新常态,就必须要看到市场的决定性作用,遵循要素流动规律,防止在区域合作中被‘边缘化’。天水的发展定位不能‘自成系统’,要主动融入大关中,依靠大关中助力自身的发展。”魏立桥表示,与兰白经济区相比,关中-天水经济区有着较高一级的产业层次,尽管天水不是这个区域的核心城市,但借助这个平台,却可以在更高的产业层级上规划自身的发展,高屋建瓴。

  采访中,魏立桥举了这样一个有趣的例子:陕西的苹果名闻全国,但由于产量供不应求,一些苹果实际上是用了甘肃的苹果,贴上品牌标签,卖出去。这其实就是市场在发挥作用,陕西苹果扩大了销路,甘肃的苹果也降低了推销成本。

  “我相信,随着市场竞争的加快,行政壁垒的问题终归能够得到解决。”魏立桥认为,目前在对市场决定性作用的认识上,陕甘两个省份都比沿海要滞后。市场博弈有两种,合作性博弈与零和博弈,区域发展显然应该选择前者,优势互补,合作共赢。

  同样是与沿海城市发展的对比,张宝通则有着另外的视角。他表示,从产业结构上来看,与沿海一些地区的粗放型工业在新常态下亟待转型的情况不同,关中-天水经济区内由于产业构成中高新技术型占比很高,恰好与当前新常态下发展模式相契合,因此也就在这一时期内能保持较高的产业发展速度。

  “可以说,陕西等地区高新产业的发展,引领了全国的发展速度,引领了全国的产业升级。在其他地区主动适应新常态的时候,我们应该是主动引领新常态。”他说。

  “新起点”要凭实力说话

  “关中-天水经济区的建设,一定要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新起点统一起来。新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是在《关中-天水经济区规划》之后提出来的,是一个新的因素,也是关中-天水经济区建设的重大发展机遇。搭上‘一带一路’大战略的顺风车,区域内的发展才会与时俱进,从而更上一个新的台阶。”张宝通说。

  “建设大西安,带动大关中,引领大西北”,是《关中-天水经济区发展规划》中的明确定位。而这,又与建设新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大战略完全吻合。

  然而,需要看到的是,与古丝绸之路时期相比,西安,乃至陕西省在全国范围内的城市地位与综合实力都已完全不同。汉唐时的长安,是全国最大的中心城市,是全国先进制造业的基地和物资集散的中心。而现在的西安,并不是首都,综合实力相对当年也大大下降了。

  “作为‘新起点’,实力就略有不足了。”张宝通坦言。

  他表示,在当前市场经济的环境下,成为“新起点”需要凭实力说话。在周边如重庆、郑州、武汉等城市的强大竞争压力下,西安要想更好地担负起丝绸之路新起点的战略重任,还要进一步做大做强,加快提升城市的综合实力。

  “在关中-天水经济区统合发展的支持下,建立以西安为中心的大关中,实力与辐射能力得到提升,才能承担起丝绸之路新起点的重任。”

  关中-天水经济区的发展,是以“大西安”为中心,而其中,顺利成为中国第七个国家级新区的西咸新区尤为惹人注目。当谈到有专家认为西咸新区的建设使得西安、咸阳两地出现第三个利益主体的观点时,张宝通毫不回避的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他表示,建设西咸新区的初衷,是按照国务院批复的《关中-天水经济区规划》,促进西咸一体化,建设大西安,把西安建设成国际化大都市。西咸新区成为国家级新区,有着三个明确的定位:成为我国向西开放的重要枢纽、成为西部大开发的新引擎、成为中国特色新型城镇化的范例。而在“一带”战略提出后,西咸新区也被赋予了建成“新丝绸之路经济带”支点的重要使命。

  “但目前,我认为,西咸新区正在发展成为前沿城市以及独立城市新区的方向,与当初的定位是有一定偏差的。西咸新区也因此逐渐成为了西安与咸阳之间的‘第三者’,而不是加快促进西咸一体化的发展进程。”张宝通认为,西安、咸阳两地应当加快合并的步伐。这样的做法,在当年的重庆、成都、武汉、杭州等城市发展过程中,是有成功经验可循的。

  “在这中间,要有克服地方利益的勇气。”他直言。

  “加速西咸一体化、建设以西安为中心的大关中城市群,是关乎到建设丝绸之路新起点能不能落实的关键。在‘一带一路’战略的大环境下,我认为国家对西部重点城市群的布局规划,也应该进行适当的调整。”在采访的最后,张宝通如此说道。

编辑:强鑫

相关热词搜索: 丝路 合作性博弈 经济区建设 新起点 关中平原

上一篇:数读国庆长假 下一篇:吐鲁番——古丝绸之路上的一部旷世杰作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