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01月03日 登录论坛 注册
华商网 > 新闻 > 陕西

安康镇坪被强制引产农妇出现后遗症 丈夫曾拒避难

来源: 央视  2013-01-03 16:05 http://news.hsw.cn 版权声明

  央视网(记者王甲铸 报道) 邓吉元进屋的时候,母亲正在锅台上忙活午饭。楼上,工人们正在给弟弟邓明的婚房装修,母亲也刚从江苏看病回来不多几日,姨父和小姨特意过来帮忙,屋里一时热闹起来……在过去的大半年里,这几乎是这个位于大巴山腹地的普通人家最热闹的一天了。

  很快,屋里屋外腊肉飘香。

  半年前,邓吉元还是一个“逃亡”的父亲:软弱的哭泣,愤怒的想杀人。他7个月大的孩子因为没有办准生证被当地政府强制引产,为讨回尊严他历险“跑路”北京,与当地政府千里对峙。

  这场围绕着国家计生政策、地方政府行令以及个体尊严之间的三角博弈以和解收场,没有赢家。“事情已经过去了,该处罚的人也处罚了,也差不多了吧”,坐在火炉边,邓吉元语气淡缓。

  侵犯:想要杀人的愤怒

  5月27日,邓吉元和老家的几个工人在安康刚坐上开往西安的大巴车,就接到了镇计生办干部打来的电话,“他们把我老婆看起来了,让我赶紧回来”。但邓吉元并没有过多在意,他以为镇上类似的事儿(未办理准生证)多,顶多罚两千块钱,可万万没想到“他们敢拉着去”做强制引产,“去的路上我也一直在和我老婆通电话,她说没事,我侧面问过相关的领导,家属不签字,他们不能做”。

  但当他6月2日再次接到大姐的电话时,那边传来的却是妻子冯建梅悲痛欲绝的哭泣:没有家属签字,怀孕7个月的冯建梅被强制引产。

  据事后媒体报道,6月2日上午10点,冯建梅被计生办的人带上了救护车,黑色衣服蒙住头,她被人硬拉着手在“自愿”引产的协议书上签了字。当天下午3点40分,在镇坪县医院,引产针注入她的体内。

  撂下电话,邓吉元懵了,赶紧从内蒙古往回赶,40多个小时的车程。怒气冲冲的邓吉元先回到曾家镇,直接跑进镇政府,第一句就骂人了。“已经那样了,他们却还在讲什么基本国策,给我说好话,那也不是什么好话,他们不把我们老百姓当人呗”。

  邓吉元没见到还未出生即逝去的女儿,只是在大姐的手机上看了一眼照片,邓吉元说那一刻心里的难受无法言述,“要是没什么牵挂,我就想杀人”。

  邓吉元说,一直到后来媒体开始大量关注,自己心里的愤怒才逐渐平息。

  “娃七个多月了,我称了5斤8两重,我说你这哪是人干的事啊?” 邓吉元的父亲邓孝刚提起半年前的事情绪依然激动,长叹一口气,“再伤心,也没办法提了,事情过去了”。

  邓孝刚属虎,已年过六旬,生了六个孩子,“罚的款起这一栋房子都不止”。

 [1] [2] [3] 下一页

编辑:李晨

更多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