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7日 登录论坛 注册
华商网 > 新闻 > 社会

女子行善14年入户深圳受阻 夫妻欲办离婚求入户

来源: 正北方网  2012-12-14 11:20 http://news.hsw.cn 版权声明

女子行善14年难入户深圳 夫妻欲办离婚求入户

  赵顺超面前摆着两大摞文件,一摞是她在深圳从事公益活动获得的各类荣誉证书和称号,另一摞则是她为申请深圳户籍所积累的各项审核材料。赵顺超原以为,14年行善积攒的前一摞荣誉,可为另一摞入户申请材料加分。居深22年的赵顺超,早已模糊了乡音,亲近了深圳,赵以“小辣椒”之名行善,感动了众多深圳人。但顶着中国最早一批注册义工、深圳首批“五星级义工”等诸多光环的她,却因某些申报环节而被挡在入户门槛外。

  经年善举 却难获身份认同

  11月份,凤凰卫视一个旨在梳理当代农民工历史的节目组,找到了赵顺超,因为她农民工和义工的双重身份。面对摄像机,赵顺超忍不住失声痛哭。

  将时间拨回至1990年,赵顺超由陕西农村辗转南下深圳打工,时年17岁。做过流水线,拿过280元的月薪,但只有高中学历的她,却在深圳扎下根来,如今在北斗社工服务中心做全职社工。2003年赵顺超就已经是一名“五星级义工”,如今提起“小辣椒”(赵顺超网名),深圳公益圈很多人都会点头称道。2010年底,赵顺超从时任深圳副市长陈改户手中接过“鹏城慈善行为楷模”奖(深圳至今仅有20名)。

  而赵顺超承认,两年前之所以鼓起勇气参加“鹏城慈善行为楷模”奖评选,有部分私心:心中存留已久的入户梦。2010年深圳出台积分入户政策,让她看到希望。根据相关规定,获得市级表彰可以加分,为此,她报名参选了当年的第二届“鹏城慈善行为楷模”评比,给大家发信息拉票时她还调侃称,“为了我的深圳户口,帮投上一票吧”。用赵顺超的话说,这已经违背了她的做人理念,因为她此前从不谋求需要别人投票认同的荣誉,“从我信佛的角度说功德功德,我只想要德不要功”。

  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第二届“鹏城慈善行为楷模”颁奖典礼只授予奖杯而未颁证书,最终未能给她带来积分。

  为这座城市,纳了20多年的税,做义工14年,获得过数十项慈善荣誉,但她始终未达到100分的积分入户合格线。不仅赵顺超,就连她身边的朋友都想不通,如此多的正面数字,为何就不能换来一个深圳户口呢?

  申报遇阻 欲办离婚求入户

  丈夫叶王胡主动提出了将自己房产过户给妻子,用房产证换取妻子所需的积分。前后折腾近一年时间,通过拥有房产这一指标,赵顺超今年终于迈过了100分的积分入户线,并顺利通过预审。

  但在办理计生调查材料时,这对家庭又遇“拦路虎”。此前未有生育的赵顺超,在《计划生育情况调查表》上将子女栏空白,并辗转取得了老家三级部门的盖章。

  但在走程序的过程中,她被工作人员告知,因丈夫和前妻育有一对双胞胎儿女,她和丈夫现属于婚姻内存在子女,需在子女栏标明,原盖章无效。除此以外,重新办理时还需附上婚育情况证明,需有丈夫和前妻的离婚证,必要时可能还需两子女准生证,以证明其并非赵顺超生育。而这些关卡对于赵顺超来说,近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身心疲惫的她情急之下在政策法规科办公室几乎哭出来。

  “你好好跟她说说,她现在自己快理不清程序了。”福田卫生和人口计划生育局政策法规科的几名工作人员,如今都已经认得了赵顺超的面孔,“她已经来过好几次了,但我们确实要按规定办理”,一名工作人员如此说道。在这名工作人员看来,他们并非故意刁难。

  “孩子不是她生的,却要她开证明,这规定既不合理,也说不通吧。”叶王胡无奈地苦笑。而如果计生证明难以办理,赵顺超打算和丈夫先离婚,材料办下来后再复婚。而叶王胡对此坚决不同意。“再次离婚不好听,而且我们感情这么好,为何要离婚呢?”叶王胡说如果最终走到这一步,那将是件“让人十分郁闷的事情”。

  对话

  这么多年青春 换不来户口簿

  南都:申请入户深圳的初衷是什么?

  赵顺超:我的丈夫和同事在这里,社保和关系在这里,20多年来这里就是我的家,我真心爱这座城市,就想真正地成为这里一员。

  南都:你喜欢这座城市的哪些地方?

  赵顺超:气候温暖,城市环境好,包容不排外,而且有我帮助和帮助过我的人,感情上亲近。

  南都:做了这么多事还没申请到户口,觉得委屈吗?

  赵顺超:(开始抽泣)做公益是我自己自愿的,也不是为户口,这点没什么委屈的。但纳了20多年的税是实实在在的,我们单位的年轻同事就因有本科学历,一进来就可以立即通过调干入户,我们这么多年真的比不上这一纸学历吗?为何别人的孩子却非要拿来卡住我的户口呢?

  南都:户口申请不下来怎么办,想过离开深圳么?

  赵顺超:申请不下来也不会离开深圳,无论怎样都不会离开,我在这里的时间比在老家都长,可以说自己的青春都献给了深圳。现在连家乡话都不太会说了,出去几天就总想着赶紧回来,你说我除了这里,还能去哪里呢?

  声音

  户籍制度应更照顾劳务工和义工群体

  事实上,彭顺超的遭遇并非个案。中华慈善奖获得者、残友集团创始人郑卫宁介绍,现任深圳义工联理事长高正荣,此前凭借所获义工奖的荣誉可获奖励深圳户口,但因为其时已经超过法定年龄,同样在入户问题上遇到难题。

  在郑卫宁看来,彭顺超的情况具有代表性,她作为一名常年奉献的资深义工,已经在这座城市生活了22年之久,以此条件却仍难入户,以至于到了被迫与感情甚好的丈夫离婚求户的境地。郑卫宁表示,在志愿者和早期来深打工的人群中,大多因学历不高会面临入户途径有限的情况,对于他们来说,户口不但是一种实在的便利,更是一种情感上的认可。如何将打造“志愿者之城”的口号落到实处,如何实实在在地关怀常住人口,深圳应该做出更多的行动,不要再让优秀的志愿者和打工者伤心流泪。

编辑:白玫

更多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