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01月06日 登录论坛 注册
华商网 > 新闻 > 社会

袁厉害亲儿子:我很怨恨她 我们倒不像她亲生的

来源: 山东商报  2013-01-06 11:04 http://news.hsw.cn 版权声明

专家组进入火灾事故现场调查特派记者陈伟斌摄

  专家组进入火灾事故现场调查特派记者陈伟斌摄

  商报开封消息昨天,有关河南兰考“1.4”火灾事故调查处理已进入第二天。记者从该县有关部门获悉,公安部、河南省公安厅专家组先后抵达现场,正在对事故现场进行全方位勘察。

  据火灾事故调查组负责人介绍,事故发生时,袁厉害收养的孩子还有10人不在现场,他们有的在学校上课,有的交他人代为看护。当天上午,该县民政部门组织人员将10名孩子全部找到,2个年龄稍小的孩子被安置到开封市福利院,剩余8人被临时安置在兰考县救助站,派专人看护。昨天上午,临时安置的8名孩子也被送到开封市福利院收养。

  据悉,被及时送到兰考县人民医院救治的十岁患者,全身烧伤面积5-6%,处于昏迷状态,呼吸道灼伤。鉴于兰考县人民医院条件有限,应急处置领导组将该患者转至开封市第二人民医院治疗。目前,该患者生命体征暂时平稳,仍在重症监护室。

  其间,有媒体曝出收养人袁厉害被控制。1月5日晚,官方回应称“目前调查已结束,袁厉害已得到妥善安置,与其儿子及家人在一起。”但记者连夜前往袁厉害家中,其家人一致表示袁厉害依旧没有回家。

  目前,专家正对该事故起火原因进行调查。

  恰巧缺人看管 邻居怀疑电暖器引发火灾

  虽然官方尚未公布此次火灾原因,但作为第一时间与袁厉害一起救孩子的李秀阁,对当天现场情形的记忆异常深刻。

  李秀阁经常帮袁厉害照顾孩子,发生火灾时,袁厉害送几个大一点的小孩去学校读书,李秀阁则在家里喂猪。突然,她就听见袁厉害边往家赶边喊她,“姑姑,家里着火了,快去救火啊”,她抬头就看见袁厉害家的方向在冒浓烟。“那火着的,连男人都不敢进去。”赶到现场后,袁厉害还是毫不犹豫的冲进火场救人。

  “着火的是中间的大屋,屋里有一个烤火的电暖器。”李秀阁认为,除了这个“小太阳”,别的没有什么能引着火。

  “现在在开封抢救的小十,被发现时在厨房里,他烧伤得较轻,所以,不可能是厨房的火点着的。”而前几天,袁厉害的婆婆过世,她的丈夫和儿子都去邢台奔丧了,家里少了人照看,没想到就发生这个事,李秀阁边说着边抹眼泪。

  记者也试图通过袁厉害家一些邻居们的口述还原当时的情景:袁厉害的女儿杜鹃、女婿最先发现的着火,出门开始呼救,邻居们发现着火,也全都在拨110,现场被烧死的都是岁数不大的、不能动的孩子,稍大点的20岁的五孩,爬到了2楼,估计是因浓烟窒息而死。“那个最大的孩子,刚治好了疝气,没想到就这么在火场里丢了命。”袁厉害的小儿子杜鸣平静的说。

  杜鹃最后一次见到袁厉害是事发当天下午,由公安的人带着回来的。并没有说什么,有公安在旁边,家人也不敢问。袁厉害是回来拿药的,因为她身体不好,每天都需要吃药。可能是没吃饭,家里桌子上摆着一碗吃剩的方便面汤,她临走时端起来喝掉了。

  截至昨晚,火灾现场依旧处于戒严中。公安、消防等相关人员也还在现场进行勘察。记者在袁厉害家南面的一户人家的阁楼上看到,那栋并不大的二层房屋基本全被烧毁。

  目前以做面条维持生活

  兰考县人民医院外,刘芳明守着一个蓝色窝棚,这是她和袁厉害一起张罗的一个摊位,但实际上,袁厉害已经快5年没有管过这个摊位了。此前,袁厉害依靠这个摊位,维持着自己和弃婴们的生计。

  刘芳明是袁厉害的嫂子,谈到自己的妯娌,这个略显腼腆的老人不禁流下眼泪。在她看来,即便发生了7个孩子丧生火海的事情,但这决不是袁厉害的错,“要不然也不会捡回来养。”

  据刘芳明回忆,她和袁厉害其实都是河北邢台人。“厉害她丈夫之前是军人,她是随军到这里落的脚。”在丈夫杜灵彪转业后,两口子曾在兰考当地开饭店谋生,但生意并不好,最终只能作罢,“就在医院门口摆了这个摊,最先5年里都是厉害在管,后来就基本上由我来看着了。”

  也正是在医院门口摆摊期间,袁厉害与医院接触增多,开始抱养那些弃婴。

  之后,杜灵彪就在兰考县畜牧局工作,每月领三百块钱工资。袁厉害则靠各种方式来赚钱养家,其中也包括在帮人调解纠纷后,当事人会给她一些“中间费”。至于袁厉害是否与一些收养家庭有交易,刘芳明表示不清楚。“这些年里政府没给厉害啥好处,都是她自己养着。”刘芳明说,除非过年过节或者有人来慰问,否则政府基本上不给袁厉害救助金,顶多就是给一些米面。这与袁厉害的一位邻居的表述相似,“都是她自己挣钱养,最近以制作面条谋生。”

  “我们倒不像她亲生的”

  出事以后,袁厉害的小儿子杜鸣才回到妈妈家。这是距离火灾地点50米之外的一栋三层小楼,出事前,袁厉害和她救助的几个婴儿住在这里,但现在,屋里已是空空荡荡。着火的房子距离袁厉害平时居住的地方有50米左右的距离。在杜娟、杜鸣的记忆中,从他们记事开始,家里就不停地有陌生面孔。1989年,杜鸣出生,他被过继给伯伯和婶子,在他12岁以前,他跟着养父母在邢台老家生活,袁厉害在这期间只去看望过杜鸣两三次。回到兰考之后,他依然没有跟袁厉害夫妇生活在一起。“她很少管我,我也很少叫她妈。说实话,我很怨恨她,她对我们几个真没上过心。”几个月前,杜鸣生了一场重病,但袁厉害却没有时间和精力去照顾他,而是杜鸣的岳父岳母一直在照顾他,这件事加剧了杜鸣与袁厉害之间的隔阂。以至于到袁厉害被警方带走,杜鸣才于几个月后首次再回家。“我感觉她是真喜欢那些小孩,她跟那一帮孩子在一起特别开心,而我自己站在一边就像傻子一样。”杜鸣的情绪有些激动,他说,他12岁回到家里,一片陌生的面孔,一会这个孩子哭了,一会那个孩子打架了,妈妈一直围着他们转。

  不过在昨天下午,杜鸣来到会场,希望听一听通气会上的情况,只是等他抵达时,新闻通气会刚刚结束,“那就算了吧。”

  作为大儿子的杜鹏,在事发后也被警方带走调查。记者昨天曾在其家中见到过他,只是杜鹏也不愿对此多说什么。没多久,他便离开了家。

  冷清清的救助站

  事故发生后,由于当地至今没有福利院,袁厉害家里的其他8名儿童当中的5人,都在当天傍晚被送到了兰考县救助站,3个智力正常的被公安带走核实情况。

  昨天下午,记者探访了兰考县救助站。进入救助站后,让人感到异常冷清。一些房间内的床上用品似乎都是全新的,但也明显看出来,昨晚确实有人在这里留宿。

  兰考县救助站站长聂杰告诉记者,前天下午5点多,这些孩子被送到救助站后,他们先给这些孩子弄了些好吃的,“之后就安排他们做作业和玩,晚上安排专人看管这些孩子睡觉,还给他们买了新衣服。”

  留宿一夜后,昨天上午10点,连同被警方带走的那3名年龄稍大点的孩子,8人都被送往开封市福利院。

  “其实兰考县一直都有弃婴临时安置点,就是这里,2011年开始。”聂杰告诉记者,虽然他已经在这个岗位上10年,但从未发现过有弃婴被丢在救助站门口,“但有人会往这里送,救助站救助弃婴的设置不是为了接收,而是为了以后再出现这种问题就放在这里过渡。”

  聂杰所说的“过渡”,是指弃婴送来后,再转送到开封市福利院。“现在就算是别人送到门口了也不能收。”聂杰表示,除非有民政局的通知,否则救助站不接收任何人,“要公安机关先出具证明,再由民政部门出具相关手续,才能送到我这里,我再视情况送到福利院去。”

  而从记者采访的情况看,不少人就是因此,在捡到弃婴后,也更愿意将之送到袁厉害那里。

  记者也从其他渠道了解到,昨天送到开封福利院的几名孩子现在状态还算良好。

编辑:张乃千

更多
网友评论